未來的蔡總統,您好:

  很抱歉在西元2012年時沒投票給您,而是投給馬先生,這樣的決定,已經讓個人痛苦快四年,直到今天還是非常痛苦。在馬先生執政的近八年之內,個人只能看著國家一點一點地敗亡,一點一點地死去,然後甚麼都不能做,甚至連說都不能說,試問這是甚麼民主?有人說L先生,H先生等人將K黨的資產搬到海外,這個黨目前等於是空的,甚至有人以為,錢早就回到臺灣,大家一直以為外資拼命投資本地的錢其實是從海外洗回來的,當然都是道聽塗說,或許也不是有甚麼很充分的證據。

  只是想跟未來的蔡總統提醒的是,的不要跟這些人一樣,好嗎?否則又辜負這麼多人替您說話另外,身為基督徒,真正有信仰的人,在很多生活的堅持,一個國中以下孩子或許並不是很知道,但到了成年的年紀,也讀過這麼多的聖經,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都應該有生活中的堅持,這是唯一該說與該做的事情,也是身為基督徒該有的基本信仰

  解決軍公公教退休金制度的最好辦法,不只是所得替代率的多寡,英國跟美國的公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都沒有超過三成五到四成以上,歐洲很多國家也是如此,此一原則,臺灣也該跟著調整,畢竟我們有非常超過的全民健保,光是全民健保製造出來的問題,已經使得台北市數百家中小型的診所倒閉,如今這股風潮也開始蔓延全國,很多中南部的地方中小型醫院與診所,也都開始掀起倒閉的風潮。

  要解決政府軍公公教長期退休金制度的問題,應該從金額的領取著手,設定退休人員可以單筆請領的金額,比如退休金五百萬,也可以每月領一定金額,而內含的折現率不能超過目前利率水準的90%左右,一旦月退俸領到的金額折現,相當於單筆請領的金額時,就不再給付,讓這些人參與老人津貼的請領,如此一來,政府才能夠管理所有軍公公教人員最多能領到的退休金額,也才能透過制度,正視很多人沒有退休金只能領老人津貼的事實,也才能開始思考關於沒有退休金或是退休金已經領完的人,如果還活著,政府該如何照顧的實際問題。要解決不同行業間的退休金額差異,其實這是不得不走的路,當已經設下最多請領退休金額後,如果希望所得替代率高者,自然會面對退休請領年限大幅縮短的問題,領得多自然領不久,而領得不多自然領得久。

  如此一來,政府更能正視很多農民或是自由業退休者,雖然也有參加勞保或是特定職業類別的組織,但退休金都不多的議題,甚至也能要求其他人都仿照政府的作法,那就是在退休的一開始,就知道能夠單筆領到多少錢,如果希望分成每月請領,在折現利率設定在目前利率水準的90%左右的前提下,每個月能領到多少錢。

  很多軍人或是特定政府工作者,經常都有四十幾歲甚至更早就退休的情況,因為幫政府做了20年或25年就能退休,如果讓這些人領月退俸,自然到這些人死亡前,政府必須支付的金額是可觀的,採用固定金額的退休金制度,已經是不得不為的方式,而且這些人其實大多都會在政府部門退休後,持續從事其他類的工作,到他們再次退休,又有另一筆退休金可以領,因此採用固定金額的退休金制度,對於政府的財政健全,有很大的幫助。

  最重要的是,政府應該努力讓民間創造更多的工作,如此才能夠讓民間企業來幫忙照顧大部分人的工作跟退休,但目前並非如此。目前光是臺灣因為實施全民健保,很多醫護人員經常工作不超過幾年,就放棄繼續從事相關工作,而被迫轉業到其他類型的工作,光是私人醫院或是診所倒閉的數量,早已超過大家的想像。政府這十多年來,等於是強迫眾人都得從事政府支持的公家機關工作,而不該從事私人機構的工作,因為私人機構退休金不高,而且很多時候一旦倒閉,雇主又未依照規定幫員工存退休金,後續的問題都很嚴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getable 的頭像
Vegetable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