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議題,對國民黨來說,國民黨的黨產當然是資產,但是對於其他全台灣的人民來說,國民黨的黨產卻是全民的負債。回頭看過往,其實國民黨對臺灣的貢獻也只有小蔣時代的那幾個人,這些人早已凋零,國民黨現在檯面上的人物,大多對於經濟議題不夠熟悉,也對於百姓的生活了解有限,因為這些人始終活在國民黨花錢養的環境中,早就失去對於民生議題的真實了解,也才會寧願封殺自己在國會殿堂中提出的主張,只為了換取國民黨黨產條例的暫緩。說實在,很多在臺灣生活的人,也都只有自己的專業,一旦專業方面的工作難覓,終究是很難有比較好的發展與工作,修摩托車的師傅如果沒有機車可以修理,其實是不太懂得如何修理汽車的,即便很多原理類似,但是終究是難以再發展,而那才是技職體系該教育的對象,幫助人進行知識與技術的升級。

  在馬前政府的時代,明明知道國家已經少子化,卻仍放任專科學校改制成技術學院與科技大學,明明知道高等教育培養的學生人數已經太多,卻放任很多學校繼續拼命招生,因為少子化的情況嚴重,即便是公立學校的碩士班,不少都已不再採用考試入學的方式篩選學生,您如何期待學生能夠在研究所的階段,學到甚麼新的知識與技術??沒有篩選過,更無法確認學生的程度!但公立研究所的老師們都想開課賺政府的$,因此出現財經類的碩士班學生,完全不具備財務金融大學部學生的基本學養與訓練,過往考試入學的基本精神,即在確認學生具備大學教育的基本涵養,即便學生是補習入學,那也只證明學生的好學不倦,願意花錢另外去補強自身的不足,補習教育並非壞事,壞的是學校老師甚麼都沒教育,學生為求能夠進入研究所就讀,過往花錢補習再訓練是正常的,這樣的情況在商管學院的情況特別普遍,因為很多理工學院大學部畢業的學子,都會轉入商管學院的研究所就讀,而且如果學生就讀的是一個完整的大學,學校裡面有雙學位與輔系的制度,那學生所花的錢就更少,只需要努力學著去排課,去參加更多的期中期末考試,這些所需要的金錢成本是低的,但是學生自身的勤奮程度需求卻非常高,同時取得理工學院與商管學院學位的學生,其實在學校裡,相對於其他同學,花的錢並不多;最重要的是,既然研究所的老師們收了學生入學,就該好好教育學生,不該放任學生在外打工,請問這些學生是在賺錢?還是在讀書?如果是家裡有負債不得不半工半讀,那情有可原,但如果只是為了拼命賺錢,而荒廢學業,試問這些學生為何要去學校讀書?去工作去打工就好,不是嗎?而學校老師,為何不好好教育這些學生?放任這些人賺錢,最後在學校裡甚麼都沒學到?!臺灣的光怪陸離就在於-有特權的人,永遠都能做一些別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且還被人以為是好榜樣沒有特權的人,在生活中處處碰壁時,永遠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繼續悲慘的生活!

  目前社會需要的人,是做黑手工作的,即便是坐在辦公室,也需要消耗大量腦力與心力的程式撰寫與作業改善的工作,那些都不是連大學技能都不具備的碩士畢業生,能夠勝任的。回頭談因為少子化,政府該做的就是精簡高等教育,求質不求量,而且鼓勵真正能夠幫社會培養需要人才的系所持續發展,但真正的目標仍在於替企業培養需要的人才,連很多保險公司的大老闆,都已感受到企業的所需與國家的培養相差甚多,這些研究所的學生,說穿只是大學教授用來跟國家爭取經費的棋子,根本沒被期望能夠在研究所學到甚麼重要的技能,然後為企業所重用,換言之,如果是憑著所謂研究所的所學專業,大抵上是很難找到工作的,沒念過高中,怎麼升大學?這是很奇怪的現象,其實這正是馬前政府最糟糕的國家發展現況。另外,馬政府過往放任炒作房地產,之後見到不對才開始進行管理,但為時已晚,房地產價值的增長,來自於全民薪資的顯著成長,但是過往馬政府時代,全民的薪資是負成長,如何能夠推升房價?如何可能讓大家願意多付錢買房?除非是投機使然!過往馬政府的經濟成長策略,始終圍繞在全民投機炒股炒房的情境中。

  國民黨的黨產該歸還於民,而很多國民黨大老所持有的財產,也該被清查,原是國家的,就該歸還。大家都是拚著老命很努力生活,有時還得遭到非常無情的對待,而我們也只能鼻子摸摸繼續過日子,為什麼國民黨這些人能夠藉勢藉端,就擁有別人一生都無法想像的財富與生活?這...本來就該是全民持續關注的議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getable 的頭像
Vegetable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