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有不少政治人物,因為擔心別人不支持,喜歡用替他人貼標籤的方式,來爭取認同。過往有人愛用開玩笑的方式,陳述那些從中國大陸飄洋過海來的外省人,戲謔嘲弄地說...這些人一天到晚被人趕來趕去的十幾萬人被幾千人追著跑,結果死掉的理由都是...被自己人給踩死的!爾後或許有人會聽到,有的人在評論台獨這件事情上,用的是極為尖酸刻薄的字句....這些人嘴裡說的是臺灣意識,但卻是用別人小額捐款募集出來的笨蛋,感覺上很有理念,卻常見其最終總難免貪污腐化!單純善良的百姓,被這些有目的的政客欺騙時,心裡總以為國家會有甚麼改變,但其實根本不會,除了換一批人繼續浪費國家資源與自肥外,見不到民眾的生活有甚麼真實的改變,也見不到國家走向真正進步的道路。因此百姓只是不斷被人用各種理由剝削,學生在學校裡學不到東西,因此出來社會也不會有人想用,但欠了龐大學貸,百姓以為投票給這些人,會有好日子,結果背負著更沉重的房貸,因為房價被炒作的更高。這是蔡總統主政之前,臺灣最真實的情境!

  最近HBO正在播放一部片子,談的是美國在1960年代的影視作家黑名單,在黑名單上的是一群美國戲劇的編劇,或許因為是自由主義者,年少無知,崇拜共產主義的烏托邦世界,卻不知道那個世界中,其實充滿著特權,獨裁與不自由,因著如此,這些人被汙名化,有的人自殺,有的人抑鬱一生,有的人終其一生找不到工作,有的人拚著命用諷刺別人的方式,想盡辦法過日子。總之,能見到很多人浪費十幾年的時間,摧毀別人,既沒有任何有利於國家民生的生產活動,也沒有甚麼幫助別人的善舉,只是迫害別人與領政府薪水,非常荒謬地過日子!這一切其實也和中國國民黨失去中國大陸有關,當時國民政府軍隊的所有作為,早就被滲透的共諜摸清楚,哪裡有甚麼武力與軍隊人數都完全清楚,最後去招降國民黨軍隊將領的,就是國民黨軍隊中的高官,而那些人早就是共產黨的支持者,這也是為何幾千人可以追著數萬人跑的主因,這點對美國很震撼,掀起一波要清除自身內部共產黨的奇怪思潮,否則會跟中華民國一樣慘兮兮!

  那些罵別人臺獨的人,不過只是想藉此贏得對岸的信任,用對岸來壓迫自身周遭的人,得到別人一點點尊重,卻不知道當自己越是如此時,其實眾人越是搖頭,越是以為這個傢伙八成是瘋了!而那些喜歡罵人中國豬的人,就不知道或許中國的豬,需要被養的白白胖胖,才能賣好價錢,吃的是高級飼料,聽的是古典音樂,因此可能在中國是....人不如豬的!

  厭倦外省跟本省的口水,也對這些沒有建設性與沒有生產力的事情感到厭煩!..好吧!我是臺獨份子,也是中國豬,更是外省與本省的合體,所以大家該我如何?向我丟石頭?還是吐口水?或者很輕蔑地看著我?抑或是....然後會聽到我跟您說,這些人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當別人打您右臉記得叫他再打您左臉,這樣巴掌印才會對稱好看??

  我來自一個自稱中華民國的國家,我是臺灣中國人或是中華民國台灣人??您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國家叫做...Thaiwan....您知道為何有個笨笨的中高年齡女人,有天不小心將Thailand寫成Tailand嗎?因為我也會將Taiwan寫成Thaiwan...在美國的紐約,很多人分不清楚臺灣(Tawian)跟泰國(Thailand)的,Dummy們!!??

  美國人永遠都搞不懂,為何臺灣人喜歡說自己是中國人,我們總是拼命跟老外說...自己寫的文字可是傳承千年以上中文正體字,這個連對岸自稱是中國人的那批人,根本都搞不清楚,也不太會寫的文字...記得在紐約跟一個法國人談論中文正體字,這個法國女人只關心護照年紀是否已經成年,臺灣去的年輕人在她的眼裡看起來都很年輕,老外超過三十歲之後,就能看出年紀,但臺灣去的,很多都很難讓人辨識出真實年紀,是因為用Olay還是甚麼?不得而知。

  喜歡批評別人為臺獨的人,怎麼?是年少時缺乏母愛或是父愛?感覺上好像在爭取甚麼認同似,卻忘記可能周遭的人會跟自己說其實這裡已經沒有不是的,如今反倒很多人對中國豬這樣的稱謂,感到好笑,因為本島的豬都是臺灣豬,在賣場中可能找不到中國豬這樣的品項。這些都是一些內心有缺陷的人,喜歡掛在嘴上的無聊話,其中只襯托出這些人的無知與恐懼,或許再也沒有人如同這些人一般,對中國有憧憬與期待,大家只是去中國賺錢,想辦法活下來,就像中國很多人去全世界,只是想看看有無新商機!

  要賺錢,要憑真本事,要選票,要憑真能力,沒有的話,做一輩子靠爸靠媽族吧!也沒人在乎,只是千萬不要無聊將那些很奇怪的字詞怪在嘴上,本省外省臺獨份子中國豬!

  記得以前有個從軍隊退伍的老伯,跟妻子剛結婚沒多久,在家鄉被國民黨強拉加入軍隊,最後跟著蔣中正來臺灣,兩岸開放還沒有開放飛機直航,搭機從台北轉香港再轉回老家,當年的妻子早就嫁作他人婦,從香港回來時,眼裡含著淚,說蔣中正帶六十萬大軍來臺灣陪葬,結果為了甚麼?為了甚麼,這個代價要自己付出?從此再也不投票給國民黨,還說早知道當初國民黨抓人當兵時就抵命不從,死掉就算,也比後來這些來得痛快。

  一個極端,總是催促著另一個極端的出現,這是歷史中的宿命循環,讓人總難免多想了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getable 的頭像
Vegetable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