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部落格,其實當初一開始成立,並不在討論金融與總體經濟的議題,也沒想過這些文章一寫就寫將近六年多,也該到尾聲,歐巴馬先生的下台跟川普先生的上台,正是一個分水嶺,該是稍微休息,讓這個部落格有好幾個月沒新文章的時候,個人也疲倦,總想著休息一段時間,放下所有的事情,在家裡讀讀書,做些有意義的事情,這樣的市場變動,其實是讓人心煩的。但是這正是共和黨主政時的美國,最常見到的事情,就是波動很大,總是讓人有點心煩,美國金融市場,早就不太適合有過度且無謂的大波動,畢竟二十兆美元赤字,除了戰爭之外的開銷,多是用於處理美國境內自身的爛攤子,中國大陸再會賺錢,以美元計算的外匯準備數也不過三兆多,而全世界的外匯準備加總起來,其實遠小於七八兆美元的數字,那美國的二十兆負債怎麼來的?其實跟美國自身的稅制跟花費大有相關,歐巴馬這幾年花錢花最多,除了戰爭與國防支出之外,最大的是幫忙很多企業活下去,民主黨的歐巴馬總統,對美國境內的退休者與退休基金,有很多照顧與幫忙,這些都不是川普先生能理解與了解,過度的自我保護與貿易壁壘,只會使得美國科技業的實力下滑與變壞,沒有不同於美國市場的實驗環境,就不可能有更好的科技創新,美國自身的消費終究有限,將工廠都搬回美國,即便用到大量的機器人與設備,美國還是會遇到跟中國日本一樣的問題,那就是內需市場不足產能總是不小心過剩的問題,終究還是會需要找產品銷售的出海口,難道跟中國大陸一樣,用美元走貶來處理這樣的議題?川普先生完全不瞭解美國科技業的發展,也不瞭解美國產業的需求,很多公司其實都早已非常依賴海外市場,需要大量的產品出海口才能有獲利,而中低階的工人,根本不可能在高科技的工廠中,持續有高薪的工作,即便這些人升級學會操作機器設備,美國終究可能因過度強調製造業就業下,遇到自身需求不足與無法消化大量生產的問題,這些問題日本遇到過,臺灣跟南韓也遇到過,南韓還在持續面對,而中國晚近幾年始終都是產能過剩,難道美國也想走這樣的路?那是很荒謬的事情,用錢買自己的所需,其實是最省力省錢的,美國企業將價值鏈中最有價值的銷售與設計行銷,都留在自己手中,將比較枝微末節的生產交給別人,產品的規格設計不假他人,最有價值的部分仍是美國企業賺走,在這點上,美國製造業可一點都不笨,笨的其實是川普先生的一廂情願與天真!

  這兩天,國外朋友以為這個金融市場實在太亂,應該是股票跟債券市場都少接觸的時刻,將這個重要的資訊帶給會看這個部落格的朋友們,其實美國十年期的公債殖利率,確實可能一路往上攀升到3%,也知道與川普先生有關的金融市場參與者,或許已經進場護著美國債券市場,但是空方的力道真的不弱,持有大量美國政府公債與高評等債券的投資者,可能需要採用美國公債期貨作避險,最重要的是金融市場的變動,是連美國總統都無法掌握的,更遑論Fed主席,這次的債市空頭來得有快又急,美國股市本益比已經來到25倍以上,最糟的部分是科技類股的本益比已來到三十倍以上,回想雷根先生上台時,美國股市的本益比連八倍不到,今天的市場環境,投資者還是要小心為宜,現金為王,美元部分真的不宜太少,如果川普先生真的讓全世界美元回流美國,恐怕很多新興市場的高收益債券也都得小心,這些都是投資人必須留意的部分。

  關於中國大陸的部分,中國的空屋空汙問題依然嚴重,房地產泡沫化近在眼前,而中國的外匯準備正面臨3兆美元保衛戰,最重要的是中國大陸持有的美元與相關美元資產,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多,中國很多的外匯準備持有的是其他國家貨幣與歐元,甚至是日圓,因此中國是否有能力滿足自身人民的需求,在未來兩三年之中我們就能見到真相,外界的估計,以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來看,最少有兩兆兩千億美元的外匯準備是不能動的,換言之,中國大陸必須長期持有兩兆兩千億的外匯準備,才足夠全體中國大陸人民一年到一年半之間的海外採購,只是國際油價持穩,中國大陸是石油進口國而非出口國,美國有頁岩油,而且美國石油的進口量已經逐年減少,但中國大陸石油進口量還在增加,我們見到中國大陸已經開始外匯管制,並且禁止人民從海外購買黃金與其他貴金屬,未來中國勢必因外匯準備的逐漸減少甚至不足,而開始禁止進口原物料,可想而知的是原物料的出口國,在中國缺席購買的情況下,除非川普先生的美國製造業再復甦,否則未來的前景並不明朗與樂觀。

  回頭談歐洲,這兩天義大利公投沒過,Renzi準備下台,而Renzi是義大利中小型地區銀行的保護者,一旦新政府上台,又擋不住布魯塞爾的要求,義大利的中小型銀行不是倒閉就是被合併,而且是很便宜的方式,這些中小銀行的金主都是義大利的散戶股東,一旦發生大損失,將是全民的災難,而義大利的政局將更加不穩定,因為太多義大利人的退休金將完全消失,義大利銀行的呆帳已算不出來,有的人說是四兆歐元,有的人估算是十兆歐元以上,而歐洲金融監理機構並不允許歐洲政府發行公債,再用公債募到的資金來補足瀕臨破產銀行的資本,以後歐洲的銀行大抵上都只能採用股東出資的Bail-in自力救濟,而不再能由政府來Bail-out,歐洲央行ECB此時也不敢利用QE來大量購買義大利政府公債,因為義大利的國家債信等級太低,即便歐央總裁是義大利人,也無法處理義大利的金融問題;最讓人擔心的倒不是義大利銀行倒閉的問題,而是歐洲很多國家的金融機構都有借錢給義大利的企業,如果義大利銀行開始倒閉所引發的連鎖效應,開始席捲歐洲,德國法國與荷蘭等國的大型銀行體系勢必受到衝擊,因為他們都有借錢給義大利企業,如此一來將引起更大的歐洲金融風暴,最先遭殃的一定是再保險與保險公司,台灣有不少金控公司有投資歐洲的銀行與保險業,此時應該要多加注意自身的曝險,而且本地的金管會應該以歐洲歐元地區的全體金融機構可能遭受的損失為範疇作為監管目標,不再侷限於義大利的銀行體系。

  歐洲有非常嚴重的結構性問題,歐洲共用一個歐元,但財政與貨幣政策卻無法同調,德國人不願意多付出金錢消費,刺激經濟增長,也幫助其他共用歐元國家,德國自身的失業率已降到百分之四點多,但南歐各國,不論是西班牙,義大利還是希臘,青年失業率都高達三成以上,有國家更高達五成甚至七成以上,這樣的情境就是因為歐央QE買的都是德法荷等國公債,但是南歐的政府公債,歐洲央行卻完全不敢大買,可是今天最需要融通的是南歐這些國家,一味要求這些國家撙節開支,只會使得當地的失業率更高,只會使得當地人民更為痛苦,這些國家有自身國家的問題,義大利的銀行呆帳是故意不追的,如同希臘的債務問題,來自於大家都逃漏稅,西班牙跟葡萄牙雖然在經濟上有改善,但是還是深陷於過往的房地產泡沫所產生的痛苦,這些都是很難為外人了解的議題。

  反觀臺灣,我們人民偏愛購買保險,又何嘗不是希望不繳納二代健保的補充保費,家人是醫生,在全民健保的第一代破產一次,換來的是醫院的倒閉,在第二代全民健保時,所工作的兩家醫院又紛紛倒閉,目前所工作的私人醫院,護理人員上個月只領到三分之一的薪水,而家人有時可能是好幾個月都沒辦法領到薪水,老闆必須將錢用於日常的醫院經營開支,而這些醫院會倒閉的原因,就是因健保相關主管機關苛扣醫院可以領的健保保費,說實在的,臺灣跟希臘真的是差不多!這也是個人以為,臺灣的蔡政府,真的該好好想一想,是否該廢除全民健保,否則最後這些負擔都落在醫院經營者和醫生護士身上,這樣的情況只會越來越糟,而且從來都沒有改善過!

  總之,中國大陸將更因此受害,因為中國大陸是希臘公債的大金主,也是西班牙與葡萄牙等國銀行的新買家,很多西班牙的大銀行目前都已經賣給中國大陸的銀行,隨著歐元相對於其他貨幣的大幅貶值,以及歐洲金融業的資本準備不足,歐洲銀行業可能出現的倒閉風潮,都會使得中國大陸的母銀行必須對歐洲銀行的子公司,進行更多的注資,肉包子打狗,大抵是有去無回,如此一來中國大陸將損失更多歐元計算的外匯準備,對於以總體美元計價的中國大陸外匯準備數來說,將很可能是甚麼都沒做,就無緣無故掉落到三兆美元以下,因歐元貶值,而希臘與南歐諸國是否因義大利銀行問題而風暴再起,其實外人無從得知,再外加新興市場的美元外匯準備,因為原物料價格守不住而開始大量外流,中國大陸的外匯準備將因為持有這些國家當地貨幣計價的債務而更加減少。這樣看起來,其實中國大陸也是搖搖欲墜,而中國若又拼命跟美國起衝突,想來亞洲諸國的前景,可能也不會太理想。在西元2016/12/7的時候,我們見到中國大陸的外匯準備已經來到3.05兆美元的水準,預計明年中國新年,應該就會低於三兆美元,據聞中國大陸央行人民銀行在十一月時,花費七百億美元努力阻止人民對美元的大幅貶值,但是還是未能有效降低大家的預期,預期人民幣相對於美元貶值仍然強烈存在;這跟中國大陸主政者,這幾年一直在推動的去美元化有很深的關聯,也跟中國境內債務貨幣化有關,人民幣發行量已超量,因此中國的惡行通貨膨脹真的可能近在眼前,因著美元相對於全球貨幣的強勢,連帶使中國大陸的外匯準備以美元計算減少,中國大陸企圖推動石油價格採人民幣計價的計畫至今未成,人民幣國際化的策略也因各種因素而越顯困難,如今中國的外匯準備以美元計價已經折損不少。

  好嚕,說過這是近幾個月以來關於市場的最後一篇文章,就到此封筆!先祝大家中國新年愉快,就這樣吧!留給市場中的炒家,盡一切可能讓大家的錢消失不見,就像變魔術一般的神奇。Anyway, Leave the flexibility to those ables.

 

創作者介紹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