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民主發展,走到今天,感覺是越來越無望!在這個國家生存,每天只能禱告,求神讓自己的生命快些走到盡頭,這個國家真的太可怕,也太無知,甚至是太無理取鬧!

  價格管制是臺灣最嚴重的問題,特別是全民健保的醫療價格管制,以及高等教育的教育價格管制,沒見到美國都是醫生跟醫院賺錢,知名大學教授的收入豐厚,科技業的專業技術人員薪資高福利好,但在臺灣全然不是如此,所有公私立大學教授薪資都差不多,除非是私立學校經營不善,否則私立大學教授薪水並不比較差,唯一差別是公立大學教授相當程度跟國家機關有聯繫,很多時候國家科技部(NSC)預算是由這些公立大學教授支配,私立大學教授必須想辦法另外進行產學合作,一來替學校帶入新財源,二來也替自身研究與學生工作做安排。在全民健保上,臺灣價格管制更嚴重,從藥價管制到醫療健保給付支出管制,臺灣處處以非常不合理角度看這些事情,以相同工作時數來看,即便是有全民健保的加拿大,相同工作時數的護士薪資絕對是臺灣好幾倍,在加拿大制度下,絕對不會讓病人拿著一張健保卡,到處亂看相同科的醫生,也絕對不會讓醫院在病人已在其他醫院做過檢查後,對同一個病人再次進行相同檢查,但在臺灣刻意壓低各類檢查費用的此時,醫院為攤銷導入設備成本,只能大量運用設備,藉由大量檢查次數收取費用,來攤銷自身購買設備的成本與折舊,這就是臺灣可怕的全民健保制度!醫療支付價格扭曲使得臺灣不得不走向醫療資源浪費的絕境,當醫藥價格被刻意壓低,結果造成醫院為賺錢,只能拼命讓病人拿更多藥,又為降低醫藥費用支出,健保主管機關只能更拼命去壓低藥價,讓廠商賺不到好的利潤,最後造成廠商不願引進比較好的新藥,因為那樣無利可圖;同樣地,在醫療設備運用上,因醫院無法提高檢測費用,只好拼命叫病人進行各項檢查,即便那樣的檢查其實並不必要,但是為攤銷成本,避免醫院出現購買新設備的虧損,也只能如此,說來說去,原因還是出在全民健保的價格管制。回頭看,以內需為主的產業技術與專門人員,同樣不受重視,很多內需型國內企業,對人才重視與獎勵普遍不足,完全不尊重人員經驗,人資(HR)管理人員以低薪資來評估經驗累積多且較年長員工,當這些人被人資以為薪資過高,這些公司技術人只能掛冠求去,企業無法累積經驗,相關重要發展與技術研發更顯不足,這就是臺灣現況與面貌。當國家價格管制,嚴重影響到企業獲利與發展時,沒有遠見企業,經常只是砍掉薪資高員工,而不是善用員工進行技術與知識升級,原因無他,當政府進行各類價格管制,讓企業覺得本地無利可圖,為求生存只能拼命壓低成本,在壓低成本同時,也傷害企業未來競爭力及企業未來可能獲利,這是臺灣目前現況。探索其中,原因無他,真正原因就在於臺灣目前極度錯誤的民主制度所造成!

  我們以為我們擁有的是民主,其實是集體的暴力決策與虐待,臺灣因政治錯誤發展,一味討好選民,最後造成沒人敢說真話,軍公公教福利不是不能很好,但須有市場機制來支持,如果今天軍隊可以開放園區,收取遊園費用,讓軍隊營區跟馬戲團一樣產生很多門票與相關產品銷售收益,自然能將此收益回饋給軍人,聽起來荒謬,但沒有市場化機制,軍隊是國家賠錢貨,本來就只能領取不可能太高的薪水跟福利,軍隊設備更新,根本無法對社會產出有直接收益,而軍隊須經常更新設備,其更新經費是從國家稅收而來,試問軍人繳很多稅給國家嗎?如果沒有,那設備更新費用只能從一般百姓與企業繳的稅金而來,在平時,軍隊對國家貢獻不大。貢獻大時是戰時,只是臺灣國軍真的能打仗嗎?很多人總是質疑,臺灣已沒有戰爭超過數十年,這些軍人真能在戰爭時保護國家嗎?如果不能,為什麼要付這麼多錢?很多國家都有傭兵制度,而且還是訓練優良且能打仗的軍人,臺灣能發展傭兵軍團嗎?一來節省國家的退休金支出,再者,也能讓國家得到真實保障。當然有點岔題,拉回來看軍公公教的福利問題。

  因為大學學費無法鬆綁,使得公立大學教授只好拼命從其他方面取得資源,科技部計劃或是廠商經費支持,而私立大學因為少子化,很多學校只能拼命招生,從印度菲律賓到其他東南亞國家,甚至是中國去招攬學生,這都是現實,但最大的問題,其實正是因這些學校在招攬外籍學生時,在學費上能比較不受到教育部管制,因此能多收一點除學費之外的其他費用,以增加學校的財源,最終變成利用這些外籍生多繳的錢,來補貼本國籍學生大學學費繳交不足之處,這是甚麼奇怪的制度??但今天就是因高等教育價格管制,所以造成如此光怪陸離的現象!說來說去,還是民粹式的錯誤民主,因百姓絕對不會投票給支持讓大學學費自由化的政治團體,也絕對不可能放棄荒謬的全民吃到飽式的全民健保制度。

  整體說來,臺灣真正錯誤的是民主制度,臺灣的民主機制是錯的,我們無法限制民粹式的民主在臺灣發展,不為任何理由地討好選民,無法利用民主讓國家更好。這裡想問的是,我們是不是需要一個如同中國習近平主席的人物,用他有限智慧,決定甚麼事是對的,甚麼事情是錯的,錯的就將人抓起來殺頭,大家甚麼話都不敢說,但最終反倒是薪資成長,經濟大好?如果遇到一個專制獨裁者,他/她要求大學學費不能管制,全民健保廢除,所有事情都由自由市場機制去決定,我們是不是反倒生活會改善?大家都說美國不好,沒有全民健保,很多人支付醫療費用太多,支付醫藥成本太高,但美國的藥局活得下來,美國藥劑師跟護士醫生的薪資水準都不錯,這些人的薪資高,連帶消費力也高,同時也能帶動其他服務業與產業發展,試問那樣比較好,還是價格管制後,所有人的苦哈哈,所有服務產業都無法加薪,因為大家都沒錢,這樣比較好?

  很多房產公司的老闆,總愛說,如果將房價壓低,就沒人願意蓋房子,就不會找工人來蓋,這些人就會失業,同樣地,因為沒人願意花錢,也會影響跟房地產相關行業,如果你認同這樣說法,那為什麼醫療價格要管制?同樣地,醫藥價格管制會讓臺灣新藥產業無法得到合理利潤,會讓臺灣新醫療技術產業無法賺到錢,因為沒人願意花錢,不是嗎?當大家不願意花錢讓新技術與新思維在本地出現,試問如何提升服務業的薪資?

  當大家都不願意花大錢受教育,誰要好好寫教科書?誰願意好好教書?有無甚至可能導致國內教育水準的低落?其中包含國內教授與教材相對於國外的知識落後!臺灣的大學教授們為求升等,只要想盡辦法,發表似是而非的論文,反正只要能登上期刊,讓那些論文在期刊出現,滿足學校升等條件即可,對大學教育根本不用花太多心思,因薪資報酬太低,沒人想做甚麼,於是乎見到很多大學畢業生,根本不具備大學教育該有的程度,去外面社會工作,面對正式考試,一考完,改考卷的大學教授會心一笑,沒錯,這本是該有結果,這些人根本沒有大學畢業該有程度,因支付學費太少,當初根本沒有教育得很好,考試不會寫本是正常,那要大學教育做啥?你要知道,這些孩子以後還是有可能在政府機關擔任重要職務,可能繼續領導後面的人,這些人的程度這麼低落,國家不會完蛋嗎??這一切的一切,跟臺灣錯誤的民主發展是息息相關的。

  或許臺灣需要的是精明的專制獨裁者,因為他/她的智慧驚人,而且手段殘酷反倒讓臺灣走向更有發展的道路。如此說來,臺灣這麼多年,根本是胡鬧一場嗎?最後拼命追求民主的民進黨,最終被一直拖著民主進程且不願改變的國民黨打敗,與其說是選民唾棄民進黨,不如說是民進黨自作自受,因民進黨對民主的定義一開始就是錯的,從頭到尾只有臺灣獨立,根本沒有真正臺灣發展的目標與方向;於是國家積重難返,讓軍公公教選民拼命保護自身權益,寧可其他國民受苦,也不願意放棄軍公公教的政府福利,如果大學教育的學費管制廢除,公立大學教師的薪資自然成長,誰需要在乎這一點退休金減損??說來說去,還是從國民黨時代久存的錯誤思維,外加民進黨民粹思維,最終造成國家走入這樣的絕境中,這不是民主的失敗,那是甚麼??

  回頭看,美國川普總統的崛起,不正是很多美國人覺得美國民主黨式的民主荒謬可笑,那只會讓大家都沒錢賺,因此拼命支持川普與共和黨的理念,讓市場價格機能在美國展現,即便代價是高昂且被認為沒有效率的大學教育制度和醫療制度,美國一樣有很多人支付高昂學費後找不到能賺錢償還學貸的工作,美國一樣有很多人因生病累積高昂無法支付醫藥費用而不知道該怎麼辦,但美國人的總體收入卻還是能年年增長,只是別忘了,美國去年經濟成長率比臺灣還高,為什麼?為什麼美國社會還是能有技術創新與進步?為什麼美國的科技還是持續進步?臺灣呢?回頭看,這些那些,在這個講求公平,講求照顧弱勢,但私底下卻是拼命獎勵既得利益者的臺灣,相對於美國有的一切,臺灣有嗎?當臺灣的大學學生程度越來越低落,最後連新進教授的基本知識也顯貧乏,臺灣有甚麼好說嘴的?為何大學相關者的程度變差?原因無他,大學教授不太需要知道關於教育學生諸多基本知識,反正學生繳的學費根本不足,大學教授只要拼命發表所謂的論文即可,升完等就等退休與領退休金,臺灣教育會進步嗎?

  坦白說,這些觀念,不論是柯文哲,蔡英文和朱立倫,其實都是不懂的,甚至是反對上述想法的,那我們的社會在這些人中選擇一個,最後國家還是繼續爛下去,臺灣的民主有用嗎?能改善百姓生活嗎?

  或許我們真的需要一個像川普或是習近平一樣身分的精明獨裁者,大家不爽時就殺人,大家不敢講話照著做,或許國家反倒進步些,且真正公平些。這樣的說法荒謬且不負責任,但是目前臺灣的民主,就負責任嗎?為何大家只是越來越苦??

  支持民進黨的理由很簡單,因民進黨是臺灣唯一一個真正講求民主與追求民主的政黨,國民黨費盡心機將黨產藏起來的同時,民進黨老老實實地跟全民募款,不斷地募款來發展黨務,當國民黨每當選舉時,總有不知從哪裡跑出來的經費能使用時,民進黨的經費來源就是捐款募款和黨員費,試問這些那些,大家捫心自問,國民黨今天是不是還是如此?國民黨內的民主機制在哪裡?國民黨的提名辦法夠民主嗎?國民黨始終都不是一個現代化的政黨,不是嗎?支持民進黨,但是對民進黨始終堅持臺灣獨立的立場很感冒,真正的自由民主,不是告訴人民要不要臺灣獨立,而是臺灣人民自覺地覺得要怎樣,今天臺灣人民如果要跟中國統一,那民進黨的執政團隊也只能去跟北京談統一,就是這樣的,民進黨有這樣的認知嗎?

  今天百姓要穩定且薪資增長的生活,民進黨執政團隊該有的思維是....放棄全民健保跟高等教育學費的管制,因為那樣才能真正做到薪資增長,如果不能,那就該連房價也進行嚴格的價格管制,即便那代表更多人陷入貧困,但這才公平,不是嗎?這也是民進黨這次執政,一個前任部長說的,軍公公教的退休福利改革最終造成的只是均貧,而非均富!說起來還真悲哀,因為真的是如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getable 的頭像
Vegetable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