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臺北臺北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身為臺北市的市民,觀察柯市長一段很長的時間,對於柯市長的失望,與日俱增,首先談世大運,確實世大運是國民黨時代留下的爛攤子,花費上百億的經費,期望讓臺灣有國際發聲的機會,最後獎牌數最多的是日本跟南朝鮮,而且是中國拒絕參加,有很多項目是臺灣自己加入的,因此當然有很多獎牌,國人也很有參與感,周邊商品有銷售,確實帶來新商機,這些都是好的,但柯市長是一個沒有辦法容人的人,他下面不少不錯的人,只要有機會都另謀發展,甚至有的人是因必須將某些事情做好,只好參與團隊,一旦完成,就馬上離開。柯市長任內,常惹得很多基層員工不滿意,不少警察同仁對柯市長不滿,不少基層員工對柯市長頗有微詞,這些事情始終都存在。

  柯市長絕對是個好醫生,而且不分藍綠,所以連勝文就被醫好,但是柯市長除了醫師專業外,其實是不會做市長的,當初很多人選擇柯市長,是因為國民黨推一個有點恐怖的官二代,百姓已經受不了高漲的房價,也受夠低薪,因此選擇柯市長,但別忘記當初世大運的主場館是松菸巨蛋,至今這個蛋孵不出來,所有的事情都好慘。

  百姓受夠這些,但柯市長也只能如此,台北市的內湖還是每天大塞車,週五下午到傍晚,更是可怕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所有的一切都沒有變好,除了百姓終於可以擺脫國民黨的荼毒,不再由國民黨在臺北市主政,除此之外,百姓沒有得到任何幸福。大家都付很高費用去買屋,大家都擔心薪水無法支付生活跟房貸,大家都擔心未來生活不知在哪裡,試問這些,柯市長能幫忙嗎?

  如果沒辦法,其實也只說明...我們即便擺脫國民黨的糾纏,卻無法擺脫過往國民黨跟民進黨二十多年的胡搞瞎搞,最終...我們還是...都輸了!柯市長似乎沒有搞清楚,政治是一條不歸路,當您選擇支持陳水扁先生,同情他的境遇,做了很多當時以為勇敢的事情,其實已讓自己身陷險境之中!!

    政治是條不歸路,民主又何嘗不是,當我們拚著老命支持民主,支持臺灣每個人都能勇敢發聲時,卻有一批人,用盡各種可怕方法折磨人!民主何用?如果老蔣在世,而我們又是處於老蔣位置,直接將這些人砍頭就好,白色恐怖?敢說話??因為民主,得忍氣吞聲,因為民主,得忍受更多以前不民主時不必忍受的事情!因為....這就是民主!

  坦白說,很擔心柯市長下次真的沒選上,可能只能去小診所當醫生,臺大醫院或許難回去,試問這一切值得嗎?只因替一個身體已不太好的陳前總統發聲,就這麼慘,值得嗎?知道柯先生很同情宋楚瑜先生,只是您知道宋先生是前總統馬先生的仇人嗎?您知道馬先生跟他的親信們在過往多麼厭惡..在臺灣,政治永遠都是你死我活,血淋淋的讓人搖頭!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是個好人,但也有點腦袋轉不過來,誠如他自己所說,柯市長是很努力的市長,但是努力用功卻考試成績不理想,相信柯市長一定知道,這樣的情況必然是因為讀書沒讀到重點,因此考試的重點都沒抓到!那要怎麼抓到考試重點呢?投其所好,不行嗎?為什麼所有前任市長做過的事情,通通都廢掉不要?如果可以討好選民,大家有拿到,很高興給您鼓鼓掌,不好嗎?要有點人情味不要太執著於自己以為的事情,在臺灣很多真正的事情通常都是惹人厭的,那樣不是件大家以為正常人該有的表現!

  不討好的市長,是很難讓大家高興的,因為大家都想看到!柯市長說要打擊違章建築,做到了嗎?還是很多頂樓加蓋,還是很多人貪心希望能夠怎樣多占一點便宜,還是很多人自私貪婪,政府也沒辦法,因為沒人沒錢做拆除,不是嗎?沒有績效的事情,其實多做反倒多惹人厭,當然還是得偶爾做一點,但沒有績效的事情其實就不是重點,斷水斷電,人們自有辦法再從別的地方接上!住宅問題喊很多年,試問青年住宅在哪裡?很多底層的百姓,住在很可怕的舊公寓或是國宅裡面,也沒人照顧,試問柯市長您做了甚麼?當然北市政府沒錢,大家都知道,只是大家都需要政府照顧,怎麼辦?

  柯市長要開始改變作息改變生活方式,首先,每天都要帶老婆去逛街看電影或是參與甚麼活動,看看社會上人們真正的生活方式,再者,要經常拜訪老人院跟老舊住宅社區,看看怎麼先安置與照顧這些人,再幫忙改建這些舊社區,這些都是柯市長該做的,每天做一點,不忘初衷,要有同理心,老人的錢還是要發一點,不要太小氣,報紙要訂一下,報社也要生活。偶爾,也該了解一下臺北市中上階層人的生活,去參加一些甚麼有的沒的,帶老婆去參加國家音樂廳的表演也很好,總之多跟大家接觸,以後也好請大家多支持。

  一些小地方著手做好,大家都會感覺到柯市長比較有溫度,不要像機器人般沒感情,一天到晚只會拆東西,又不是怪手市長,做啥拆東西很有效率,給紅包就不帶勁?要學習做人,那比有效率重要得多。臺北市需要的不是大量社會福利,而是必須的社會福利,照顧好孤苦無依老人小孩重要,做得,大家都認為柯市長有人味,做不好,大家覺得柯市長離百姓好遠!

  真正的社會福利,是幫助沒有能力的人,讓他們也能想辦法活在這個社會中,那絕對不是一句沒有錢,就能不繼續努力的,柯市長該多加考量!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先生文哲兄,您好:

  首先希望您先回家面壁思過五分鐘,因為您最近的殖民說發言太超過也太笨蛋,下次要說甚麼要先做研究再說.新加坡是一個非常不民主的國家,新加坡的小孩國小就能力分班,就被決定以後能不能念大學,新加坡強迫百姓儲蓄,百姓是完全不能做甚麼有點瘋狂的事情,新加坡非常的專制,也因此目前國家相對上比較好,原因是他們的領導人強,如果今天換成別人,或許這些好都會變成不好,這些都是很難說的;香港目前確實不好,過往也不見得多好,只是現在更不好,因為中國大陸人都藏錢在香港,自然是房地產漲太多.中國大陸不是很好,但很多人的薪資都有成長,很多人都過得有希望,反觀臺灣的希望勒?

  您應該幫忙創造幸福與希望,而不是說風涼話,這是不好的,請回家面壁思過五分鐘再回來,謝謝.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從您剛上任後的表現,當初就寫過希望您上台的目的就是拯救百姓與這個國家,近來透過大家的努力,我們不難發現過往大家所選擇的政治人物大多既貪且糟糕,台灣目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不少都是站在財團的立場,很多人都是站在人民的對立面,今天大家總算找了一個說人話的來替大家服務;希望您本著公開透明與實事求是的精神,繼續替臺北市的市民服務,還是希望您能考慮替全體台灣百姓服務,不要放棄繼續爭取更高領導者的角色,因為臺灣需要改變的不只是臺北市.

  從近來一一曝光的事情,任何人都不難看出臺灣早就是一條快要沉沒的船,很多人如您跟大家,都拼命地拿者勺子將這艘船的水舀出去,但真正需要做的不是舀水,而是將船上的破洞給補好,臺北市很多管理上的修訂與改進,對於整個臺灣來說,其實還是只有舀水,只是確保這艘船不會沉沒,真正需要做的是補破洞跟將船修好,那就需要更高的位置才能做到,希望您本著良知與良能,考慮繼續接下更大的責任,幫臺灣開創一條新路出來,讓年輕人能夠活得有希望,讓年輕人能夠願意結婚生育,願意為這塊土地做更多的努力,那需要的是提升大家的薪資,那需要的是幫助大家過更好的生活,要多加油.

  K黨過去做了很多讓人傷心的事情,說過很多次,台灣很多的企業能夠生存依靠的都是官商勾結跟政府大開後門,否則早就是慘澹經營,目前很多台政清交學校的學生失業,這些學校碩博士的失業率都非常高的,而這些學校大學部的學生延畢的情況也很普遍,因為大家都害怕畢業就失業.原諒個人這麼直接與誠實,但這是國家的現況,百姓都期待為政者拿出作為來改變,讓大家更幸福,可惜今天光是替前任者補破網,就已是焦頭爛額.

 希望K黨這些舊有的政治人物與家族有所體悟,那就是您這輩子應該都不可能再從事政治,而且總有一天,我們還是會用司法的公正手段跟您追討過去您的家族貪汙台灣百姓的民脂民膏,要記得這跟台灣獨立或中國統一是沒有關係的,要知道即便是蔣經國先生在世都會做相同的事情,將經國先生的精神就是政治人物要跟最基層的民眾站在一起,與老百姓一起吃苦跟過日子,那些我們今天都沒有在高階退休軍官與高階退休公職人員,甚至是退休公教教師人員身上見到,希望國家能夠慢慢改變這些情況,國家才能更好.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大家都知道您的第三個副市長所需達成的任務有下面幾點:(1)負責幫忙世大運與後續其他世界級活動的辦理;(2)負責台北市的城市行銷,以促進台北市與台灣相關產業的就業與生存;(3)幫忙將台北市介紹給全世界,讓全世界的人都熱愛來參與上述的活動,以增加收入彌補活動需要的經費支出,最終目標是自給自足,透過門票與相關飲食等活動的收入來填補這些大型活動的支出.

  我們來想一下有哪一些人是比較適合的,首先人選是要辦過大型活動的,過往台北市有辦過花卉博覽會,當然您覺得花博很浪費錢,但是花博讓台灣的花農有很多賺錢的商機,當然很多人覺得花博時建造的場館到後來感覺上都浪費掉,因此不是很經濟,再者您希望未來辦活動能夠重複利用過往這些已經建造出來的場館,也希望未來活動的新場館能夠透過回收與其他方式被拆除,而不要再產生浪費的情況.要能夠滿足這些前提,您可能得將其他國家辦理世界級活動的經驗列入考慮,有兩個是可以考慮的,一個是過去在上海辦的世界博覽會,我們的台灣場館後來搬回新竹,另一個是倫敦最近一次的奧運會,很多場館最後都拆除掉將原場址復原.因此人選必須能夠將這些經驗納入未來世大運活動辦理的參考.您的目標是經濟又能達到台北市城市行銷的目標,未來的活動需要達成的目標就如上述幾點.大致上需要規劃的就是城市旅遊與相關活動的食宿問題,還有就是能否透過國際行銷推銷台北,或許能夠透過門票套票的提前銷售先來填補活動所需的經費與可能支出,因此您需要能夠去中國大陸,日本跟南韓進行城市行銷的人選.

  知道大家嘴裡講的是藍綠和解,但是日常做的事情還是你打我一拳,我回踢您一腳.真的是蠻幼稚的,只是敢說這個話的人,此時應該又是豬八戒照鏡,裡外都不是人,說甚麼感覺上都是多餘.那就大家自己做自己.過往很多人很氣陳前總統任內自己的生活沒有改善,目前很多人也很氣馬先生的執政讓自己找不到工作,年輕人確實是被壓迫的一群,有能力或是已經買了房子的人,很清楚地變成了屋奴,沒有能力買房子的,大致上做的工作薪水都不高,甚至是兼職或是一年一聘的工作,因此也不是很如意.過往陳前總統任內推動的兩兆雙星,後來證實是一場誤會與失敗,這幾年馬先生推動的兩岸和解與依靠中國成長的想法,也被證實是一場烏龍與傷心,陳前總統被以為過度推動金融機構合併,而馬先生則被以為過度傾向去中國投資的商人們,這些對台灣的百姓都是既傷心也傷身的.陳前總統真的是沒經驗,因此摸著石頭過河,兩兆雙星的投資目標是錯誤的,那時我們根本沒有智慧型手機發展策略,所有的投資都是在筆電跟PC上,我們的廠商長年跟著美國的Intel與Microsoft走,過去幾年Intel跟Microsoft都因發展策略錯誤都沒有成長,使得Apple跟Samsung坐大,今年Intel總算推出了有行動裝置概念的整合型CPU,Microsoft總算開始注意到網路相關的服務必須強化,只是時間上都晚了許多,連帶台灣的廠商也受創頗重;馬先生的執政錯誤感覺頗為故意,刻意放手讓大家炒作房價,刻意給大家假的希望,結果是一場空,最後才趕緊做一些補教措施,說穿了就是在騙選票而已.

  過往感覺K黨跟D黨只是在比爛,因此風水輪流轉,或許2016年我們會見到K黨立委席次剩不到三十席,那才是近來K黨的立委諸公很多舉措背後的真實動機與原因,但這也怪不了別人,當馬先生做錯事情的時候,K黨的先生小姐們,沒人敢跟總統說要改變要調整,國家就變得這麼爛.過往以來始終敢跟馬先生說這樣那樣都是不對的人,下場確實都很慘,不是始終找不到工作,就是非常可憐賺不到錢,這些K黨的立委諸公都不敢跟當權者反映實際的情況,如今台灣的情境已經越來越慘烈到每況愈下,大家很努力卻都只是苟延殘喘,總希望有人能夠帶大家走出困境,只是這個人是柯先生嗎?要怎麼做?想清楚了嗎?

  另外如果您未來要在政治上面有所發展,自然不能得罪李老先生跟宋先生,但是個人還是以為李老先生對中國大陸的鎖國讓我們喪失了很多在中國政治經濟遊戲規則不明確下的發展先機,而宋先生固然行政效率一流,但卻仍難擺脫任用私人與金錢流向不明的過往,更有甚者的是李老先生的教育改革正是今天台灣青年人失業的主因,有能力的人跟沒有能力的人都有大學文憑,不但使得文憑貶值,同時也使得青年人的能力無法透過學歷來展現,這是李老先生過往的錯誤方針.而宋先生其實數學能力不佳,在數字治國上有很多的盲點,很多國家的發展方針並不全面只是片面,宋先生能夠將小巷小弄的一些小問題做得很好,但是國家的大方向與未來卻抓不住,這是宋先生過往被以為過度浪費國家公帑的理由.當然目前我們在馬先生身上還是見到這些影子,因為搞法律的感覺上沒有數字觀念,對於很多財務面的事情做的都很糟,又過度信任下屬,當下屬有私心想讓自身獲利或是得利時,過往不論是李老先生,宋先生還是馬先生都無法提出適當的管理與判斷對策,坦白說都是不好與糟糕的.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不認為您現在做的事情是錯的,但是方法進程都需要改善,大家都知道台北市的問題很多,最需要的就是大刀闊斧的改革,頂樓加蓋本來就是件錯誤的事情,也是很多房地產仲介用來哄抬房價的理由,甚至很多人花大錢買的原因也確實是因為能夠頂樓加蓋與加建,這些當然都是錯誤的,因為加蓋徒增整個房子的負擔,很多人都會將自家房子的龜裂與後續的水管斷裂問題歸因於頂樓加蓋對房子所產生的額外負擔,這些都是對的.只是今天台灣是一個積非成是的地方,陳先生被關不能很快放出來就是一例,試問台灣的政治人物中除了您之外,那一個沒有收企業的奇怪捐款?試問台灣哪個被以為成功的政治人物不是都認為只有跟大家一起同流合汙才可能繼續高升?這是台灣的錯誤,也是從李老先生之後,台灣日積月累的錯誤經驗與認知,您今天要一點一滴地將這些改過來,那是需要時間的;很多時候甚至需要您跟這些不合理與貪婪的人多溝通,或許您會以為為什麼要跟這些人溝通,他們本來就是錯的,但是別忘了,這些人成事固然不足,但敗事絕對有餘,這些人可能導致您的施政無法開展,這些人可能導致您的執政失敗,因此適當的溝通是必要的.

  數字化的管理固然重要,但是問對問題更重要,您到目前為止有很多問題都還沒有問對,您確實有在想那問題在哪裡,您也確實知道很多問題確實重要且需要被問到,但是您忘記了問題之後的數字化管理是門大學問,甚麼樣的數字才是針對問題與解決問題的關鍵,至今我們還是沒能見到;因為即便問對的問題,但是針對問題的量測錯誤所造成的錯誤化數字管理,可能是您未來執政的最大敗筆,您需要有經驗的人做城市行銷,那是絕對正確的道路;您還需要一些人能夠幫助青年創業,幫台北市創造更多能夠永續經營的中小型企業,那也是您需要多努力的方向,這些都是對的,但背後這一切的達成,還需要大數據的支持.您需要一個數字化管理與量測的團隊,您需要建立一個能夠針對台北市市政數據量測提出真實呈現的團隊,台北市本來就有相關的統計團隊,台北市政府裡面本來就有很多數據的提供,但您需要的是能夠整合這些數據的人,幫忙您提出適當的數據來進行您所謂的數字化管理.錯誤的數字化管理可能使得問題更為嚴重,但正確化的數字管理除了正確呈現問題之外,最重要的還有執行的方法與方式,目前您的方式都是求速率,那不見得是正確的,很多過往累積的問題確實需要強調時效迅速解決,但很多時候也需要您多方面溝通,您需要一些能夠跟一大堆無理的人溝通,最後還能夠讓大家不得不改變與改進的團隊成員,那都需要時間,絕對不是過度強調效率能夠達成的.

  讓我們來看一個例子,當您說要在2015年3月20號之前將台北市的重大違建拆除時,立意是良善的,同時當您將公務員高達7~9億元的加班費給刪除時,這對台北市裡面很多採用責任制的企業員工來說是舉雙手贊成的,您確實給了拆除緩衝期,只是市府的員工卻必須在新年元旦過年期間去拜訪這些違建戶的住戶,試問這些人的加班費被您刪掉,這些公務員不會有怨言嗎?您會不會又要馬兒好又要馬不吃草?如果沒有加班費,那年後補休假就是必然.柯先生,當您想改變這個城市過往很多的陋習與不堪,您需要一批願意幫您執行且不怕辛苦的人,市府的員工都是有給職的,當您刪掉員工的加班費之後,您該做的是或許是重新設定每季獎金,這次希望處理的是違建議題,那這些幫忙做事情的員工在完成這些事情之後,就該鼓勵與獎勵他們,當然給予補休假也是一個辦法,只是如果他們有假日加班的情況,是否該在完成時給予獎勵?從這裡就能見到您的團隊不是沒有效率,而是不夠人性,您的團隊成員在執行這些事情的時候是否有考慮到很多事情該在非假日正式上班時再來做比較好?您的下屬在執行這些工作時是否有考慮不周全的地方?

  如果您希望別人在假日幫忙,那就該有加班費,這樣當初您將加班費刪掉就是不對的事情,如果今天是您的下屬為了貫徹您的想法趕著做這些,那就可能讓公務員累死而且覺得您很沒人性,如此一來您的下屬不是反倒害了您?因為您明明是以三月中為期限日,為什麼變成是新年放假期間要公務員來加班,而您才剛將他們的加班費全部刪掉.大家都知道您想大刀闊斧做很多改革,但是如果是很急著要做的事情,那您該做的是多給予獎勵或是多給予緩衝與執行的時間,這裡面就凸顯過度強調效率跟廉潔,卻罔顧人性的做事方法與態度,這是不對的,您廢除公務員的加班費固然立意良善,但今天您要有作為與效率,自然需要給予特定事情完成的獎勵,沒了加班費,您能另外增設完成目標獎金嗎?如此才是賞罰分明,不是嗎?只是拆遷違建費用應該由原屋主來承擔,而非台北市民,這是必須事前就先說好的,或許能從這些收費當中拿一些來獎勵員工.其實當然知道您刪除加班費的原因是因為台北市政府真的沒有錢,否則最終地方稅收不夠又得跟中央政府補助才行,這就是過往日積月累的錯誤觀念與做法使然,這些都需要慢慢跟大家溝通與改變大家的思維.

  當然身為台北市長,到最後您將發現您在改革的正是前任諸多市長的錯誤施政與方針,而那些日積月累的錯誤造成台北市稅收收入減少,造成台北市很多資源分配不均,今天您也希望能夠降低市府的負債,增加市府的財源,讓台北市能夠在財務上面自給自足,讓中央政府需要補助台北市的負擔少許多,這些都是當初您希望盡量刪除不必要費用的原因,只是這是很難的事情,因為大家的觀念要改變,其實市府員工的薪資已經比一般上班族好很多,而且因為工作分工細,相對上只要管理自身的工作,只要依法行政辦理,工作分量不見得比民間企業來得多,甚至是比較少的;最重要的是民間企業講求績效,因此民間企業一旦沒有能夠產生很多的收益,老闆就會幫員工減薪,那在台北市政府裡面是不可能見到的,只是台北市能否仿效民間企業,不賺錢就做甚麼事情?其實是不可行的,因為很多公共財都需要台北市政府來維護,因為很多不賺錢但卻需要提供的服務是需要台北市政府來做的,只以賺不賺錢來衡量,那絕對是不可行的,畢竟政府跟必須賺錢的民間企業還是有所不同,很多公共性的服務必須由政府來幫忙推動.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凡事都有它一定的開始與結束,個人以為對您的建言也該是暫告一個段落的時候!

  想對您說的是,這次很多人都以為您用大數據(Big Data)網路輿情和網路聲浪的技術打敗了您的競爭對手,這樣的想法固然是正確的,但是這次宋先生沒有出來阻撓您,同樣地,馬先生甚至是李老先生都沒有出來再講甚麼,最重要的是我們這些網民對您是寬容的,那才是您在網路世界中被以為能夠勝出的原因,幾乎超過七成網路原住民都支持您,而這樣的效果也確實產生了外溢,讓D黨得到很多的挹注,因此也在很多縣市勉強獲勝!

  只是想對您說的是不論是宋先生還是李老先生,其實都已經過時過氣,上次的立法委員與總統大選,選民在政黨票上面給了這些人一些溫暖,因為我們講的是而不只是,沒想到宋先生這兩天竟跟您說要將LKK黨給滅絕,這跟臺灣民眾的作法並不相同,我們總會留一些餘地給別人!換言之,很清楚地,一年多之後,瞎眼黨可能會比抬連黨更早泡破化,因為選民也能選擇根本不再理會這些人,而不必再同情這些人,他們從這個國家中拿走不少但卻貢獻很少,老百姓也受夠這些人.還是那句老話,很多人以為瞎眼黨會成為這此選舉的關鍵,但是一開始個人就跟您說過那絕對是錯誤的,因為瞎眼黨早就是極端選民支持的對象,早就不是中間選民以為能夠支持的政黨,這個黨是極端的而不走中道的,這樣的黨終究會泡沫化.當然,您還是可以跟這些人維持良好的關係,因為它們並未在網路世界中讓您為難,只是未來如果您想再進一步做台灣的領導,唯一該做的是將您未來手邊的任務做好,讓百姓真正的幸福,不要一天到晚在電視上面出現,將市政做好,而不是搞一些有的沒的無聊政治,那才是正道.

  最重要的是,希望您在心境上面要做調整,因為您未來將成為臺北市的大家長,那需要的是謹言慎行,那需要的不再是選舉時的個人特質,而是展現團隊的領導能力與各方面統籌的能力,老百姓喜歡的是決斷力公正透明,那才是您應該做的.老百姓需要的是商機生機,這些做得好,其他的事情大家都能寬容,但前提是凡事適可而止,北宜鐵路這件事真的是過了頭,不是很專業的做法.當初大家選擇您,是因為好多的網友跟名嘴都跟百姓說,您是超越藍綠的,您絕對不會只傾向D黨的想法,您同時也會採用LKK黨的作法,然後從中選擇最合理與最適當的做法,這些希望您謹記在心.別讓這些替您背書的人,包含個人,覺得大家又產出一個只會說狂妄言語的政客.

  自己多保重,個人對您近來的做法跟言論,是有不少微詞的.那不是大多數選民希望見到的,我們希望見到的是一個選後很安靜地將團隊打造出來,很用心在跟全臺北市老百姓開始討論該如何改造臺北的市長,而不是一個一天到晚搞政治的政客.我們希望見到的是一個給老百姓希望與快樂的市長,而不是自吹自擂這次選舉多麼成功的政客.那不是我們要的,我們要的是一個很實際很能夠面對困難與挑戰,也願意跟百姓繼續坐下來談與幫百姓解決民生問題的市長,那才是您該做的.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過往從陳冲院長以後,LKK黨總以為臺北市的房價是很多不肖仲介所炒作上來的,只是這些官員們似乎沒有深究臺北市房價上漲背後的真實原因,不少人以為真實的原因在於臺北市早就沒有很多有可能產生高收入的工作機會,而房屋仲介算是不錯收入的工作,一旦成交之後,能跟買賣雙方收取一定比例的仲介費用,因此才會出現大家總希望能夠賣到很高價格的現象,而這樣的情況只說明了大家將房地產當作是交易商品,而不見得是從內心深處去思考買房者可能需要負擔的各種成本,而今政府總算是推出了很多措施,一來讓持有很多房屋的人成本增加,再者也讓大家很仔細去思考這樣的過程到底產生甚麼問題.但追根究柢,其實是臺北市從過往到今天,因為失去了很多過去存在的工作機會,因此變成了這樣的情境.

  柯市長別以為這是臺北市長久居民的問題,很多外縣市的人到臺北市從事的工作也是房仲,如果您很仔細去調查,很多業績很棒的房屋仲介其出生地都不是台北市,而且這些人很多都是中南部上來的,因此臺北市的房屋上漲問題,當然主要原因必須歸咎於全臺灣的工作機會減少,甚至也見過一個臺北市的房仲在替客戶的一坪三十多萬的房子賣到七十多萬之後,說了一句很耐人尋味的話:"只有臺北市的居民覺得房地產該是這樣的價格!反正你們喜歡,我就這樣賣!",而那個房子賣這麼高,不是原來住在臺北的而是一個從屏東來的房仲賣的!

  追根究柢,這樣的議題自然必須從工作與所得方面來討論,而不是僅僅從如何壓低房價去思考,只是柯先生,您該如何處理?這也是很多人認為臺北市為今之計只有從提高就業機會跟可能的工作所得著手,那新的企業出現就是必須,只是那些就業機會能夠長久出現,那些工作機會是臺北市的住民能夠長久依賴的,這些臺北市的主管機關能否有比較好的想法與做法,很多的議題確實必須從中央政府來著手,馬政府的團隊一年比陳先生的團隊多花了上千億的新臺幣,為什麼無法解決這些問題?這裡面說明了資源分配的不公允,以及很多時候政府似乎做了不是很正確的投資,因此讓大部分的人民無法透過政府的投資,得到讓自身所得增加與工作機會增加的公平機會,這才是這次選舉大家投票給柯市長的原因,只是回頭談柯市長有多少權力能夠做這麼多的事情,畢竟臺北市長能做的就是臺北市可以有的而已,大部分的中央機關都在臺北市,也因此臺北市政府有不少資源必須用在中央機關的安全維護跟保障上面,很多臺北市政府的資源必須幫助中央政府的個別機關運作順利,這些都是臺北市政府在施政上面不可能可以另外調度的資源,那些資源都必須為中央政府所運用,也因此柯市長的團隊未來能運用的就僅僅是真正能用於臺北市的建設與相關資源而已.

  總的來說,房價的上漲確實是政府的放任與人為的炒作,而金融機構跟房仲確實是需要負很大的責任,而受害最深的自然是那些花高價買屋的人,很仔細的去思考背後的問題,說穿了其實正是臺北市過往因為臺灣商人過度前往中國投資,而越來越少在臺灣投資之後,所產生的後遺症,大家找不到工作,只好去從事自由業,而房屋仲介確實是馬政府執政這幾年臺灣能夠賺到比較好報酬的行業,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很清楚地這些房屋仲介賣房者賺到的錢,終究要由買房者或者是貸款房貸的銀行去支應,或許這也是柯市長所以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另一種新解.寫到這裡,其實我們確實不應該苛求新任的柯市長,真正讓他盡力做就好(Do his best)!

  這也是為什麼從一開始在思考臺北市房價過高的問題時,很多人都以為固然增加房屋持有成本是重要的,甚至是讓市價跟公告現值越接近越好,但是這裡面卻產生了另一個大問題,那就是長期持有房屋者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特別是自用住宅者,他們的收入並沒有增加,但卻因為公平市價與其他人的炒作行為,而必須支付更高的房屋稅與地價稅,因此最終反倒傷害這些人的消費能力,因為他們必須多支付很多的稅負成本,但是他們也不可能將自己的住宅賣出,試問這些人該因此受害嗎?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很多最近大家關注的事情,其實站在臺北市政府的立場是很難解決的,但是您很有見地,希望將臺北市跟基隆市,新北市和桃園市連成一個生活圈,只是朱市長可能無法不讓建商賺錢,因此捷運蓋到哪裡就漲到哪裡的建商發展策略可能很難撼動,如果您希望從南港直接遷一條捷運線到基隆市,坦白說可能從捷運開始動工之後,就會有人一路跟著捷運線炒作房地產跟土地,直到捷運蓋完之後,其實整條捷運沿線已經非常貴,很多人根本就買不起了,當然如果是跟著捷運動工開始買,必須忍受交通黑暗期,但或許有一天捷運蓋好之後,就不必付出很高的成本,既能透過捷運的運輸到市中心工作,又能享受捷運帶來的房產增值,只是這樣的過程還是無法阻止人為刻意的炒作.

  您最近的想法似乎是..既然如此,那就將捷運附近的土地一併徵收,在捷運沿線蓋市政府的出租住宅,一來年輕家庭能夠直接入住,再者捷運蓋好之後也無人能夠炒作,因為這些房子都是市政府的,也都由市政府出租給市民使用.這樣的想法是很棒的,也很有創見,但前提是您必須將原來的捷運規劃通通打破,讓很多原來炒高的房地產通通打回原形,而您必須不斷提出新的捷運路線,而且必須擴大徵收捷運附近的土地,至少在很多腹地較廣的捷運站都蓋臺北市政府的出租國宅.

  對此,只能希望您的理想能夠成功,因為除了捷運路線之外,其實最糟糕的地方是臺北市地下管線複雜,外加很多地方已經有台鐵的地下化跟高鐵的地下化工程,因此要找到乾淨好建設的土地與路線,其實都是很難的,如果要走高架化,那勢必需要更多的成本,因為高架化會面臨風吹雨打的問題,可能會更加速捷運車站跟相關基礎設施的老化,那都是需要從工程跟各方面去考量的議題.

  其實過往LKK黨執政失敗的最大原因並不在於捷運路線或是甚麼重大基礎建設的興建,而是這些建設在興建之初跟老百姓的溝通總是不良,甚至很多時候為了害怕徵收土地上面的成本過高,因此以為必須採用政府的公權力或是用極為不透明的方式來進行,一來可以節省政府的興建成本,再者也能從中牟取個人或是特定企業的極大利益,這也是這次為什麼老百姓要用投票將LKK黨趕下台的原因!

  如果未來臺北市政府要興建新的捷運線,首先市政府該考慮的是如何做到公開透明,再者市政府必須考量到不能讓百姓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當捷運沿線經過的是人口密集區時,其實那就一切好談,因為百姓不是傻子,要徵收土地勢必付出高額代價,很多時候政府經常希望捷運的沿線是人口比較不稠密或是人口稀少的地方,此時政府除了需要做很多交通的配套之外,最重要的是臺北市政府應該要很仔細去考量在未來新的捷運沿線土地徵收上面,優先保留幾塊大一點的土地興建社會住宅,讓年輕人能夠透過跟臺北市政府租賃的方式取得住的權利,外加這些新的社會住宅離新捷運都很近,也能大幅節省這些年輕人的交通與運輸成本,同樣地市政府也該有跟這些人收取租金與特定的每月押金,而那份特定的每月押金如同上篇文章所言,用來讓市政府能夠有更多資源蓋社會住宅,直到這些年輕人退租時,再用每年定存利率加幾碼歸還這些錢.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先说這只是建議,很多時候也只是個概念.首先,您最近提到了幾個有趣的觀察,以及您心中理想的臺北市,您希望能夠透過減少原來市府的花費與可能的浪費,來提升市政的效能;再者,您提到政府對於很多事情的補貼並不是讓這些人白吃白喝,任何事情都需要成本跟代價.從這樣的想法看起來,您似乎並不贊成刻意打壓房價的想法,您對於都市更新的議題,也覺得必須將很多成本都列入考量,只是這樣的想法並非不對,但也不全然.因為臺北市的房價終究會因為它自身的不合理而慢慢掉下來,原因無他,中國大陸跟很多人的資金其實並不如臺灣這邊的人所願,大量投入臺北市的房地產,反倒是進入臺北的股票市場中去炒作,再者臺灣老百姓有超過六百五十萬人的月所得平均不到四萬元新台幣,這些人已經佔全台灣工作人口的六成左右!因此以所得三分之一做為房貸的本利償還金額計算,大約一個月以四萬元的月薪來計算,夫妻兩人能夠繳交的房貸本利和為2(因為是夫妻兩人)*4/3=2.7萬元左右,如果今天的房貸年利率是2%,借款期是三十年,大約能貸到的本金為750萬新台幣,而夫妻兩個需要的房屋購買本金是321萬左右的新台幣,因為一般說來買屋自備款最少是三成,所以750/0.7=1071萬,而1,071萬就是這兩個夫妻月所得各自有四萬元的小家庭所能購買的房屋價值,試問臺北市這樣房子大約是幾坪?大安區跟信義區的小套房大約新台幣100萬左右,那就是十坪,扣掉公設三成,大約就是7坪左右,如果是比較偏蛋黃區之外的房子,一坪或許是五十到六十萬左右,以一坪五十五萬來計算,大約能買到1071/55=19.5坪,(1)如果是舊公寓,公設比接近零,那恭喜這對夫妻,他們能買到近二十坪的房子,但是屋齡應該已經超過三十五年到四十年以上,或許住不到十年屋況就會越來越糟糕,因此夫妻倆可能無法直接入住,必須再花近一百萬的費用將所有室內老舊的電線跟水管管線全部翻新,甚至是斑剝的外牆跟室內都需要粉刷,而且還是需要買衛浴設備跟廚具和洗衣機電冰箱等必備家具,因此還需要一百五十到一百八十萬的額外開銷才能入住,因此這對夫妻的買屋自備款是321+160=480萬左右;(2)如果是舊大樓,那公設比至少一成五,19.5*0.85=16.6坪,那也算還好;就怕臺北市已經沒有低於一坪六十萬屋況還算不錯的房子,那就必須以六十五萬來計算,知道1071/65=16.5,再用公設一成五到兩成來扣除,16.5*0.88=14.5坪,大約就是一個主臥房跟一間衛浴和一個勉強客餐廳與洗衣間共用的房子,同樣還是再需要一百五十萬左右的錢買家電跟修理老舊電線水管後才能入住.這就是臺北市目前居住的現況,個人知道柯醫師很難想像,因為柯醫師跟陳醫師夫妻兩個在臺北市的居民當中算是非常高所得的家庭,因此柯醫師可能必須用想像力同理心幫臺北市民去思考住的問題!

  首先,臺北市的高房價並非全臺北市民或是居住者所共同炒作起來的.簡單的說,高房價的獲利者是部分人,今天如果臺北市政府能夠有魄力,讓那些獲利者能夠付出較高的稅負,自然能夠降低這些問題,只是稅的議題權在中央政府,臺北市有的只有地方稅賦的權利,因此這個部分感覺上您能做的不多,但是您確實能做的是改善市民的居住品質讓租屋的市民能夠存到錢,之後可以有個買房的夢想,您能夠推動都市更新,您也需要有都市更新的思維,如何讓一群人暫離家園,同時生活不受到很嚴重的變動,然後在完成都市更新之後重回家園!

  很直覺的想法是將原來的樓層少的建築改成樓層多的,然後原住戶搬回,多出來的就透過販售獲利來補貼都市更新,如果住戶的年紀都很大,那可以用答應這些人用原來的房屋與土地所有權來做交換,看看如何保障這些人,同時也讓市政府在這個都市更新的過程中能夠透過暫時的借貸與後來的獲利,爾後不需要花費市民的錢完成這件事情,其實如果是都市更新,最好的方式是將原來的使用者的房屋與土地所有權用比較合理的價格來估算,換金錢價值,一旦重建完成之後,就用那個價值折算租金,讓這些人也付出一些改建成本,但是承諾用比較便宜的方式讓這些人住到生命終了,爾後多蓋出來的房舍自然能夠出租給其他有需要的市民,身心障礙者優先,年輕族群也優先,但是身心無障礙者固然能夠用比較便宜的方式租到改建的房舍是前提是必須按時同時多繳一份押金,這個押金在它們退租時全部退回,而這些錢的利息就按照定存利率加個幾碼生息,目標是當這些人的押金數目一定之後,鼓勵這些人用這些錢當買屋的頭期款,退租自行覓居.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讓這些人用比較便宜的方式租到房子的目的,最終還是期望這些人必須經過一段時間之後能夠自行有購屋的能力,而這中間省下來的錢就必須被強迫儲蓄,而這些儲蓄的錢就由臺北市政府暫時借用,直到他們提領的時候為止,至於這些儲蓄的錢該如何管理,目前很清楚的是用來進行都市的更新,因為市府勢必需要進行借貸,才能從事都市更新,因此這些儲蓄的錢就是用來專款專用於都市的更新,爾後就用收房租的錢來支應後續的提領.這裡面會有一些資金往來的邏輯跟計算,因此必然會需要原來都市更新的住戶來做一些補貼,他們必須失去一些房屋與土地重估的金錢價值做為政府幫助都市更新的成本,同時年輕人想租便宜的房子,政府也不是答應他們住過久的時間,而是住滿五到七年之後就搬出去,讓其他人也能享有這樣的優惠權利,在此同時租屋者也必須借給政府一筆款項,讓政府能夠繼續進行其他的都市更新,利用都市更新翻新許多老舊社區,重新讓這些社區的居民年輕化,最終當政府有很多出租屋的標的物,政府自然能夠讓這些標的證券化,透過債券與證券的方式,讓債券與證券的投資者能夠領到這些租房子的人繳的租金,而政府能夠利用這樣的融通方式來讓年輕退租者拿回當初存在政府這裡的押金.

  這裡面有很多前提,其一是臺北市的房價終究會慢慢合理化,我們不期望房價大跌,但是只要政府有足夠的房子出租給年輕人,勢必能夠壓低全臺北市的租金以及當初過高的房價,讓房價慢慢合理化,每年跌一點,慢慢跌到大家能夠不跟政府租就能夠自己買或是跟其他人租;其二是政府必須有很仔細的財務規劃,因為這裡面會變動的因素多了一點,只要某些參數的設定與估算差太多,就可能使得都市更新的資金鏈斷鏈,最後使臺北市政府需要支付更多的都更成本,因此確實有風險.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市長文哲兄,您好:

  市政問題千頭萬緒,專業的人士的幫忙很重要,或許先去找一下...如果被婉拒的話,要繼續再努力一下.市政日常必須先做的事情一定得找到一些人先幫忙您,想做的其他事情再找另一些人跟原來這些人配合,團隊就唯才是用,過往找的人確實是只能選舉,現在要執政,必須有熟悉市政跟能寫公文和跑流程的人.原來郝團隊裡面能夠用的人,也應該跟那些人談一談,市政管理,法務金融等議題是最重要的核心,需要一些比較單純且熟吝這些的人需要找的是能夠幫忙且沒有私心的.

  市政府本來就有很多標準化的流程,很多事情您希望進行的是流程的改造,那就更需要用一套標準化的流程來進行這些,您需要資訊化管理的專業人才,能夠讓您很快處理很多的公文,e化的時代已經來臨,您目前能做的就是讓整個市政府的流程電子化與標準化,光是這些可能就要做好幾個月.

  很多決策的流程一定要做標準化的規範,您現在要做的是彎腰拜託大家給您建議,過往很多人指教您如何競選,現在您得請很多人指教您管理城市.相信您一定會做的很棒,一定能慢慢循序漸進地完成這些目標.聽說柯先生是個意志堅定且決策明快的人,個人堅信您的執行力,一定會讓自己成為一個好市長.管理是門大學問,經驗固然重要,但是您希望做的是流程的簡化與便捷,公文電子化是最重要的,市政府裡面本來就有一套流程,您進去一開始做的一定是流程的再合理化與改善,光是這些事情可能就得做很久,因為溝通會變得很費時間,除非您能找到有效率的方式跟大家溝通,那都需要嘗試與改進,得一步一步地做才行,柯先生,別走太快,在臺北市政府中,效率的新定義大家都瞭解您在說的與在做的事情,否則根本不會有效率.

  您如果有想做的特定事情,就是另外將這些事情列為首要,因為您是領導,溝通很重要,得先確保團隊所有人都能有適當的溝通,整個團隊才能運作,未來您光是想如何讓大家好好溝通,可能就會花很多時間;因此得先建立好溝通與決策的架構,甚麼資訊該由特定人先幫忙過濾,甚麼資訊是您該很快能接觸到的,這些您都需要專門的人幫忙,可能不需要最聰明的,但需要的一定是最細心與最用心的.加油吧!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臺北市搭計程車,計程車司機好多人都很喜歡侏儸紀公園那部電影,特別是那句經典名言-生命會替自己找到出路,或許這就是臺灣人始終一直都在做的事情,想盡辦法替自己找一條活路,想盡辦法活下去,而今臺北市如果不再如同過往要以房地產的上漲做為發展的唯一道路,那臺北市該做甚麼呢?

  以倫敦為例,過往倫敦的泰晤士河畔,有一群人專門撈捕河裡面的魚,然後做成美味的佳餚賣給食客過日子,爾後倫敦的發展隨著英國曾經是世界中的日不落,曾經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殖民地,需要大量的融資需求,需要籌措開發鐵路與交通的費用,需要船運它們從全世界各地搜刮來的戰利品,需要籌措國家發展的經費,倫敦慢慢變成金融交易的重鎮,爾後美國崛起,美國人有無窮盡的財富,美國人持有大量的英國公債,為了吸引美國人,倫敦開始發展一些文化與娛樂產業,倫敦慢慢有很多歌劇院,透過創業投資家與劇作家的相互合作,承擔了大量的銷售不佳風險,而倫敦慢慢形成了新的文化產業,透過全世界去倫敦的旅遊,倫敦慢慢發展出自身的新產業,同時也將自身的金融產業服務對象鎖定在新興國家崛起的富豪們,透過便利化的城市交通與對於泰晤士河的整治,目前倫敦的高級餐館中的鱒魚,已不再是便宜的產品,過往倫敦餐桌上便宜的食材,而今已經變成是讓國外旅客花大錢享受的佳餚,而這是倫敦的變化.

  在倫敦的變化當中,我們見到了幾個重要的元素,第一個是新產業的出現永遠都是金融業會後起的原因,英國曾經需要大量經費管理殖民地,因此需要發行大量的政府公債,而很多企業會再利用手邊的政府公債做擔保,然後發行自身的債券,替投資這些殖民地的特定產業或是自身想發展的產業做融資,另一個是環保意識的抬頭所產生的產業新風暴,泰晤士河曾經是倫敦人最詬病的河流,因此很多人從河中撈捕的魚類,是許多窮人家桌上的佳餚,但很多有錢人卻不敢嘗試,而今倫敦早就在十數年前整治泰晤士河成功,慢慢地,這河裡面的美味,變成了有錢有閒人的花錢享受,第三個是跟著時代的轉變,倫敦始終以服務頂級消費者為發展城市旅遊觀光和金融的目標,過往是倫敦與歐洲的有錢人,爾後是美國與日本的有錢人,之後是東南亞的,近來則是新興國家中的有錢人.

  從這裡,我們見到了文化的價值需要包裝與大量的勞心與勞力,我們見到了很多既有的事物,需要的是大家很努力地去思索,重新替這些找回它們原有的價值,或許那就是臺北市的新未來所在.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