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制度改革與減稅

  去年2017年蔡政府總算是將公教退休金制度調整完成,當然不盡理想,只是這也是不得不,因政府沒錢支應,外加過往政府基金管理者沒有足夠專業知識,使得總體退休金績效與報酬非常慘淡,而今隨著美元貶值,或許反倒是因禍得福,因投資海外的匯率損失不輕,但匯率升升貶貶,新臺幣終究還是不可能無止盡的升值,等到美歐經濟有很清楚的成長,失業率與工業增長緩步回升,新興市場貨幣終究是必須相對走低,只是美國與歐洲的債務水準都很高,匯率貶值也是經濟調整的常態,美國持續期望進行自身公共建設的重建,自然會帶動美債發行量的擴大,投資人在此前提下,要求較高的回報率,造成美國公債債券殖利率的上揚,也是必然現象,但是一旦美債市場回穩,資金必然大量湧入,此時新興市場貨幣相對走弱也是必然。

  回頭談蔡政府最近做的減稅,直白地說,並沒有很贊成,因為此舉還是一個扭曲市場機制的動作,過度減少不具成長性產業的稅負,以及不具備高度生產力工作者的稅負,並不會讓這些人的生活變好,只是徒然讓國家的稅收減少,如果是站在國家在很多資源配置上並沒有個人有效率的角度來看,或許支持減稅者會以為將本該由國家支出的資金直接轉移給個人,讓個人來支配,對於國家總體福利是增加的,只是這樣的論述,始終受到非常多經濟學家的質疑實證資料中也沒有見到足夠支持此一論述的資訊;在實證資料中經常發現,在所得級距百分之四十以下的家庭和個人,經常會有浪費資金在高價與非民生用品上的現象,比如高價手機與高價服飾和其他奢侈品上;如此一來,政府的減稅美意將失去作用,或許對進口奢侈品的消費量會有幫助,或許對高價商品的銷售量有幫助,但本意如果是希望這些較為窮困者能因減稅而有生活品質的改善,其實過往的實證資料常發現,政府的期望並不會成真,因為這些人會貧窮,除了自身能力不足外,自身儲蓄與金融財務觀念的錯誤,經常是導致其未能改善生活品質的關鍵因素,由此可知,政府的政令宣導廣告與相關資訊提供,教育所得偏低者如何進行財務資源的配置,已是蔡政府在減稅的同時,必須重視的地方,否則政府美意或許造成受到減稅好處者曲解,如此一來,還不如將此減免稅收交給國家支配,方為正途。

  在傳統經濟學理中,經常討論到的政府失靈,立論點是在面對諸多新議題,政府沒有能力進行有效資源配置以獲取較高產出,有很多聲音以為政府很多事情不該插手,該由民間進行,這樣的論述有其根據,但也有諾貝爾獎的經濟學者並未在實證資料中發現此一現象,反倒是很多由民間經營的監獄相對上並沒有比由政府經營有效率。蔡政府明顯質疑政府經營能力不足,期望藉由減稅提高月薪所得三萬以下者,能有較高資金支配權力,但卻未能顧及這些人低薪原因,正因能力與訓練不足,有能力者通常為善於自身資金與財務管理者,並不會因勞動所得三萬以下而長期處於弱勢,反倒能藉由稅負少繳優勢,盡其可能增加自身福祉,只是若蔡政府不能同步讓這些人擁有相關能力,政府減稅最終結果可能與實證資料雷同,這些所得偏低者,即便減免稅負也只是造成奢侈品購買與諸多非生活必需品消費,這在英美國家的實證資料中,已是非常常見的現象。

  蔡政府若希望低薪者的生活能夠得到改善,須有諸多配套,這些低薪者該如何藉助減稅來提升自身福祉,自身福祉提高該如何界定?在固定支出為不變的前提下,藉由稅收支應的減少所產生出的額外所得,是否真的有助其改善生活,其實是相當值得蔡政府繼續研究的議題,真正的議題在於如何讓這些減稅能轉化成生活品質提升,以及實際固定支出的增加,以利總體社會發展。

  很多企業家必然以為減稅是好的,特別是減免企業稅負,很多個人必然舉雙手贊成,特別是懂得自身財務規劃者,必能善用此一優勢提高自身福祉,只是所得偏低者之所以所得偏低必然有其原因,能力不足是主因,政府如何提升其能力或使其能夠從事特定工作展現能力,應該才是蔡政府該做的事情,由此可見,政府若有心,該扶植適合這些低薪者可以大幅提升薪資的產業,當產業有錢賺,有很多需求時,這些人的低薪生活自然結束,政府高喊的低薪問題也迎刃而解,例如臺灣每天有很多人會上網直播賺錢,但真實的情境是臺灣數位產業內容貧乏,臺灣在影劇產業投資不足,政府該大力扶植相關產業發展,很多人自然有高薪工作,而非刻意提高無高附加價值的特定產業與工作,此舉甚為不妥,對社會總體福祉提升也無幫助。

電子支付與數位貨幣

  中國大陸在電子支付的蓬勃發展,使得年輕一輩根本不再使用提款卡與信用卡,甚至採用手機手表與各種電子裝置進行支付甚為普遍,這樣一個完整產業鏈的建構是否適合已有高度信用卡發展歷史的臺灣,其實值得商榷的!很多中國大陸的政府官員以為電子支付可杜絕洗錢與相關貪汙腐敗,鼓勵電子支付甚至是數位貨幣的運用是好的,但電子支付與數位貨幣的優勢正因交付容易與成本低廉,若是遇到大規模的金融詐欺與資金移轉,將因沒有中介者的管理與介入而更加嚴重,無人管理與成本低廉意味者中間者變少,自然弊端可能因此出現,目前銀行匯款需銀行行員來幫忙,因此可能降低金融詐欺事件發生,但電子支付在帳戶資金移轉後,若被迅速被轉移到其他帳戶,並未能有相關管理配套措施,若是如此,電子支付將使得金融詐欺更為方便,對於國家未來的長遠發展,並非有利!

  支持電子支付者的論點是無現金,可杜絕洗錢與諸多採用現金支付的弊病,但是電子支付的容易使用可能帶來新的洗錢與金融犯罪,試問政府該如何介入管理?信用卡盜刷可藉由銀行止付,但電子支付該如何進行相關止付管理?在一開始開放之初,政府就必須有很多配套。再者,若是政府期望將信用卡與電子支付的客群分流,此一論點確實可行,沒有足夠信用者,無法申請到信用卡,採用電子支付方式來替代提款卡,提款戶頭沒錢就無法支付,此時電子支付的便利性自然得到強調,而戶頭資金用罄就是電子支付的唯一風險,當無法採用信用卡者或是不願申請信用卡且謹慎理財者運用電子支付,此時電子支付方有美意,根據中國大陸的發展經驗,電子支付最後還是走入高所得的家中,很多戶頭有數十萬人民幣的家庭,也非常熱愛使用電子支付,因此發生諸多新型態的金融詐欺或是不當消費情境,政府在這些議題上須有很多配套管理,方能讓電子支付真實促進經濟發展,同時也方便臺灣未來建構一個無現金社會

  電子支付若無信用擴張的功能,此一電子支付就與信用卡不同,只是類似提款卡,相對於信用卡,自然有諸多限制,信用卡使用可提高自身信用評等與相關計算信用能力變動的功能,此一功能在電子支付中是否有類似相關機制是值得探索的,若沒有,過往發展久遠的塑膠貨幣機制,自然沒有被替代的可能,若期望電子支付能蓬勃發展,必須從無使用信用卡習慣的消費者開始,年輕族群或可有機會大量運用,但對長久使用信用卡消費者來說,或許並無此電子支付需求,當然若是替代提款卡與方便轉帳,或許可能有相關作用,也可替代相關金融機構的人力,只是如此一來,還是需要面對新形態金融詐騙的問題,若遇到老人與小孩搞不清楚狀況,亂使用電子支付,未來電子支付將帶來更大的社會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getable 的頭像
Vegetable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