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元2016年的三月,全球金融風險持續變化,東歐的匈牙利緊接著西歐先進國家,也開始實施負利率的貨幣政策,全世界採用負利率貨幣政策的國家越來越多,日本在西元2016年二月份發行的政府公債,到期殖利率為負值,當這些新發行的日本公債到期時,投資人將領回的資金遠比當初投資的本金還要少,過往以債券股票和其他金融商品建構的投資組合,已無法見到波動小的政府公債提供報酬,投資人可能面臨所投資的本金血本無歸,此類政府公債在到期時,因為被政府扣除掉利息,投資者無法拿回當初投資的本金,此乃所謂負利率的利息扣除。

  美國的央行主席J. Yellen女士,此時顧不得國內通貨膨脹的升溫,與美國經濟的復甦,為求金融市場的平穩,冒險希望壓低美元相對於各國的匯率,期望資金能夠重回新興市場,幫忙拉抬全球的金融市場,同時讓美國的跨國企業,在財務報表紀錄上,能夠因為美元弱勢而能見增長,此舉無異向世界說明,先進國家中,全世界目前只剩下美國是可以投資的標的,其他新興國家與中國,甚至是歐洲和日本,有的已經是債務纏身,有的則是負利率貨幣政策區域,即便歐洲或日本各國仍有不少企業有智慧產權的優勢,但全球貿易量急速下滑,各國都不敢貿然進行大規模的投資,而各國的財政情況也多所惡化;美國Fed此時如果為求降低自身的通貨膨脹而大幅度升息,只會使得全球貿易交易量更為惡化J. Yellen女士冒著美國出現通膨加溫,期望拉抬全球的金融市場,眾人可以預期超跌的新興市場貨幣匯率回歸平均(mean reversion)緩步升值,同時預期美國與歐洲等先進國家高收益債券的價格回升,以及歐洲銀行類股的次順位(cocos)債券和股票價格回升的情境,當然,這次需要較長時間來完成。

  預期今年,美國的失業率將因勞動參與率的提升而逐漸加溫,即便美國仍有每月超過20萬人就業,但美國的失業率或許會重新回到5.2-5.3%左右,同時美國的服務業吸納的就業會持續加溫,但此舉也表示很多低工資的服務業確實有就業增長,但是美國的實質薪資增速,或許會放緩其增幅,甚至是持平。而中國的失業率可能在今年五六月之後就會持續增加,因為服務業的人力吸納有其極限,即便是經濟持續增長,就業從製造轉型為服務,但服務業的薪資水準仍面臨考驗,中國的進一步增長可以預期,但跟過往必然大不相同。

  最讓人驚訝的是印度或許才是今年的另一個焦點,在東協之中的緬甸泰國,也值得眾人期待,反觀新加坡或是其他東協國家,將是表現平平的市場,最重要的是台日韓的金融市場,將不會有甚麼令人驚艷的表現,只是外資儲存金錢的地方,原因無他,因為香港已經陷落,香港在中國的強力介入下,外資一點都不敢再將資金放在香港,作為亞洲的管控地點,反倒是退守台日韓菲四地,重新進行相關的投資與資金配置。

  拉丁美洲,最讓人驚豔的國家不是巴西,而是阿根廷,這是一個重新能夠對外募資的國家,經過2001年債務所以引發的外資禁止國債發行(Holdout)的廢止後,阿根廷重回世界金融市場,因為過往匯率貶值甚鉅,外加自身高通貨膨脹,如今重回國際金融市場,通貨膨脹將因外銷出口與國際金融市場的重新募資而慢慢降低,預期阿根廷未來將有不錯的經濟表現。

創作者介紹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