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高等教育走到了今天,也說不上這是對的還是錯誤的道路,但是台灣的高等教育確實是失敗的!!過往的台灣高等教育,大部分是由政府來補助,希望培養的是給台灣工業發展用的人才,因此在商業管理與金融上面,其實台灣一直都沒有一套有系統的教育規則與培訓辦法!!

  美國其實在四十年前也是如此,但是美國的商學院訓練,畢竟還是緊跟著社會的脈動的,因此過往美國的商學院是以會計與管理為主要導向,所有圍繞著管理的議題才是需要被重視的,Harvard重視的是個案研究,Columbia重視的是數量與會計的訓練,因此出身於Columbia的Buffet先生,就非常會計算公司財務上面的價值以及相對應的股票價格,當然Buffet對於傳統能夠產生出足夠現金流量的產業才是有興趣的,對於一般的創投與私募所處理的新興產業或是特定的科技產業是完全沒興趣的,原因就在於這些產業從會計的觀點來看是很難加以簿記與計算的,反觀如果今天Buffet出身於Harvard,或許個案管理與研究方法就能用於這些創投與私募基金所處理的企業與相關發展策略,因為企業創新這一點,比較難從傳統會計的角度來看,reidual income等方法,其實也只是一陣子的流行而已,經過這麼多年好像也很難說它有多大的實用性,當然可以在特定的時點用來評價特定產業,但不是全部,這也是過往Buffet總是特愛有特定性或是特許權的產業做投資,它買下Berkshire這家傳統產業將它改成控股公司,並且更進一步去併購保險公司讓它變成是保險控股公司,利用保險公司的float資金,來進行資金的調度,過往的紀錄是買下家鄉的家具或是量販賣場,然後再委託原來經營很成功的經營者繼續經營,已取得這些企業每年每年可以賺進的穩定現金流量,再利用這些錢去投資或是借出較高的利息給有能力產生高額現金的企業,以此產生出很高的資金複利效果,如此重複再重富的投資來賺取高額的報償,都說明了Buffet先生對於公司股價與企業價值計算的專業,但不見得是獨到的,因為他只是等待適當的時機與做對的事情而已!!

  回頭談台灣,台灣比較有運作良善的商學或是管理學院,可能要說是近期了,只是也因為如此台灣的商學與管理學院裡面的師資,不是很偏資訊科學或是工程者,就是非常偏經濟與管理,主要大部分都是經濟或是一般管理類的博士,財務金融.保險.或是商學的博士反倒是少見,因此在脈絡的發展上面,其實已經說明了其大學的課程走向,那就是普通與一般,但卻見不到獨特性!!

  只要大學老師肯在上課前多加準備且要求嚴格,其實學生的素質已經是超過國內很多相同背景的學生了!!只要肯照著教科書,完整且細密的要求學生做通盤的學習,其實已經是功德一件!!只是很少有教授願意這樣做,因此才會造成很多台政清交成的學生,其實在大學裡面學到的多為片段的知識,因為不夠全面且完整,使得後續出國或是繼續深造時,經常出現背景知識不足的情況,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私立傳統名校,即便老師做研究的不多且沒有甚麼發表,但只要用心教學;在面對公正的碩博士入學考試時,傳統教學嚴謹的私校學生,其競爭力是遠高於台政清交成的學生的!!

  不過這也產生了一個很大的弊病,那就是這些學生一但入學之後,就會發現教授只是在自身的研究上有認知,但對於普遍且通用的大學基礎教育知識是很貧乏的,因此一但跳脫了特定的研究範疇,要做跨領域整合的時候,就只能依賴學生自身過往的學術經驗,這是台政清交普遍的現象!!而且很嚴重的是,比較研究導向的老師,很容易只會願意訓練學生具備它需要的學生特質與特定的研究需求能力,對於學生未來的就業與生涯規劃,其實是付之闕入的,因此研究所之後,學生就必須自行規畫了,老師其實幫助有限,大多數老師只是運用學生配合自己的研究而已!!

  這裡指的基礎教育,當然泛指的是統計.經濟.會計與財務等商管學院的四大支柱,台政清交成或許因為教師在研究上的壓力,使得學生在大學這些課程的訓練不足,因為老師不夠熟練或是不夠用心,因此也出現了這些學校裡的很多老師.既不會做研究,也沒有時間好好訓練自己會教學的窘境!!專業度高的老師通常是教學用心者,經常因此沒有能夠做研究的能力,因為花費太多心思在教學上面,而會做研究者因為花費太多心思在研究上,因此也出現了教學貧乏的窘境,因此台灣的高等教育就出現了會教學的老師研究能力不足,但會做研究者教學能力不足的現象!!

  這跟國外是不同的,國外對大學教授的補助與訓練是全面性的,即便是Harvard畢業很優秀的博士學生,學校都會刻意讓它去其他學校任教很多年,讓其被訓練到能夠對教學這件事情詞通意達且深受學生喜愛為止,然後才會聘回這個老師,要求其必須在研究上面再下足更多的功夫,也因此美國名校的老師不但會教書也會做研究,但台灣的老師很多會做研究的人,根本不會也未曾學習過要如何去教育學生,而教書與做研究其實都是需要被訓練與用心累積經驗的!

  其實這與美國著名學府多為私校是有關的,私校學費昂貴,不會教書是會被學生嫌棄的,學生會說自己繳交了這麼多的學費,不該有這樣的教學品質,因此教書與邏輯表達的訓練是這些名校老師的必備,再過來才是替學校爭取發表論文的好名聲,只是美國名校對於教學是有補助與獎勵的,同樣地,對於研究又是有另外的補助與獎勵,因此才能夠兩者得兼;反觀國內,如果要爭取研究補助,其實勢必犧牲教學品質,很難兩者兼得,除非是在很多的學習過程中又是備極艱辛者,才可能在非常熟悉這些教材之後,再開始自己的研究之路,當然那情況可能好了許多!!

  在可預見的未來,當台灣希望透過EMBA的辦理,替教授爭取更多的教學補助時,自然會以已經升等完成者為優先,培養其教學與表達的能力,希望替學校爭取更好的經費與替老師爭取更好的教學紅利,這已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只是這也表示台政清交成的老師,在能夠正式站在EMBA講台之前,將是以自身研究為主與以教學為輔的生存模式,繼續在台灣的學界生存!這代表著台政清交成的商管學生,將很難在大學裡面受到比較完整且全面性的基礎科學教育,甚至在更為整合型的其他學科教育,除非是大學教授著眼與重視的研究類型議題所形成的學程或科目,才可能接受到比較完整的教育與訓練!這或許就是我們很難有比較完整的研究與教學並重的商管學院的理由吧!

全站熱搜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