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版上,談非常久關於國家的發展現況,再來幫大家重點整理一下....

1.全民健保的赤字與經營問題

  全民健保在民國107年一整年,政府支出七千億元新臺幣左右,但政府只收到三千億新臺幣左右的健保保費,差額四千億元新臺幣,根據政府計算資料顯示,全民健保支出是以每年5%的幅度在增加,預計未來十年,全民健保的資金缺口必然遠遠高於四兆元新臺幣以上,但政府相關部門已經將很多藥價跟相關診療費用砍到見骨,從經營面來討論,健保醫療的藥價調整,年年都造成特定原廠藥品被剃除或被迫退出臺灣市場,從眼藥水到最終醫療照護的抗生素,甚至是一般糖尿病與高血壓等國人常見疾病,都因必須降低成本,而由原來的原廠藥改成學名藥,但學名藥之所以便宜,原料來源大多來自中國與印度等製造成本低廉國家,很多時候在化合製造的過程有瑕疵,因此造成健保署在抽驗過程中經常發現致癌物質而須整批回收,最終造成健保的醫療品質不良,目前在醫學界越來越強調盡可能不要採用化學化合的方式製藥,而是以較為天然的方式產出相關原料;再者,公立大型醫院,甚至是私立大型醫院,因更新購買設備,必須要很多病人使用才能攤提成本,造成民眾每次在不同醫院就診,就必須重新檢查各類在別家醫院近期已檢查過的項目,造成更多醫療資源浪費,由此可見全民健保的過度成本控管不但沒有降低成本反而增加全民健保的支出與成本,目前已出現有人以為臺灣醫生人數早已過多的現象,甚至私人醫療院所的醫生收入大為減少,如果不能及時廢除全民健保,讓價格機能自由發揮,未來只會有更多醫療浪費事件,但卻不能嘉惠醫生和護士,而醫療浪費原因,不是出在醫院,而是出自於錯誤的制度設計與節約政策,最終不但不能節約成本,反倒增加成本,因為價格管制以及過於低廉的醫療與醫藥成本,讓醫院無法支應該有的人事行政管理以及設備更新的支出,全民健保的制度已經全盤失敗,但沒有一個政黨敢跳出來提出改革方案,因為擔心選票的流失,於是只好繼續惡性循環下去!全民健保,不是不能繼續下去,但是必須進行制度與給付的調整,以英國加拿大的全民健保為例,這些國家對於特定高額的手術開刀或是高額費用的醫療照顧,不是只透過藥價與診療費用價格的控制,那樣醫院會倒閉,而是藉由每年在各類重大傷病的醫療手術與相關治療費用都必須有總體經費的管制,換言之,病人除非有自身私人保險,否則必須排隊等待政府的補助,等到政府有經費才能幫大家進行相關醫療,代價是很多病人等不及就過世,但這是政府須控制的成本,只是,目前國內保險公司的醫療保險,未來所謂新臺幣250萬限額終身醫療將不再夠用,保險公司無法提供保戶終身醫療的保障,,因為兩百五十萬元的額度,很可能因一次自費就超過新臺幣五十萬元,大約五次的大型自費醫療,終身醫療保險就可能會用完,之後保險公司也不再提供相關保險!醫療保險費用如果是採用前述政府管制辦法,由私人保險全盤支出,在全民健保後開始的私人醫療保險,過往繳納的保險費用可能就有不足情況,所有的保障金額都可能需要政府與業者重新試算。

2.高等教育學費的凍漲與控制

  臺灣的高等教育問題叢生,過往數十年的價格管制,使得臺灣各大學的經費嚴重不足,既不能更新實驗設備,也沒有錢招攬優秀的教師和研究人員,於是各個學校只好拼命想辦法,用各類雜費來貼補自身的開支,或是拜託校友企業進行捐贈設備與經費,來蓋新大樓與設備更新,這樣的惡性循環,其實跟全民健保是如出一轍,當眾人不得不面對大學學費過於低廉的事實,造成教授們無法負擔自身的研究與家庭生活,甚至導致大學教授拼命擔任企業的獨立董事和相關委員會成員,其實只說明的臺灣各大學,即便是公立學校,學費過於低廉的事實,大學學費必須自由化,必須有市場機制,必須由供給需求來決定其相關價格,已經是世界潮流,以英國為例,在英國前任首相卡麥隆執政之後,英國開始進行大學學費自由化,大幅增加學費超過兩三倍以上,但是各校到目前為止,還是只能增加教授薪資,以及新設備與大樓的更新,但對於新任教師的聘任,一直都還是有相當管制,可見即便是如此,英國大學的新教師比例,仍顯不足;以美國為例,美國不論是州立還是市立的大學或學院,在晚近幾年,也是大量聘用兼任教師,以滿足課程教育的需求,但是大家都知道美國大學學費,一年沒有百萬元新臺幣是無法就讀的,即便是如此,大學要發展新的研究,總是需要軟硬體的更新,於是乎各個學校的經費經常還是不足,因此出現很多大班級的現象,一班超過兩百多人研習共同科目,這些科目從經濟學原理到微積分等等,都是很多各系一起上課,以節省教育成本。如此看來,臺灣高等教育經費的稀少,已經到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大學學費過於低廉問題,相當程度影響教授教學品質,以及學生在學習中需要使用的軟硬體設備,如此一來,教育品質低落,學生出社會,企業無法以學生文憑進行能力鑑別,學生畢業更容易面臨失業情況,也是國家資源的浪費

3.金融市場的發展遲緩

  臺灣的投資人,長年以來就由各類金融平台,投資海外市場,相對於國內金融市場,國人投注超過二十兆新臺幣的金額(有另一種估算是一兆xx千億美元以上的資產規模,而且相當比重投資在中國)投入海外金融市場,原因無他,國內沒有高收益債券的市場,國內的金融資產證券化的發展遲緩,國內的不動產證券化市場的發展也是,因為國內很多金融機構,如果能自行管理大樓收租金,多不願意將自身不動產進行證券化,一來經營管理與交易成本高,再者因免去服務成本,自行管理的收益相對較高,而國內始終未能發展鼓勵中小企業透過金融市場進行直接融資,而非藉由銀行進行融資的市場交易機制,一來對於國內新創企業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再者也使得國內投資人最終只能投資海外來想辦法賺得較高的報酬,但是國外金融市場的風險是高的,有國外貨幣兌換新臺幣的匯率風險,有投資個別產業與企業的各自經營風險,也有國外金融環境所需要面對的信用與利率風險,還有金融市場的交易流動性風險等等,以及個別投資人需要針對自身資金長短需求,考量自身資產負債配合的存續期間風險與市場價格風險等等。國內投資人無法投資國內金融市場,正是國內主管機關長年放任國內大型企業用非常低廉的利率,來吸引國內機構法人與投資者的資金所致,刻意壓低所需負擔的資金成本,反倒讓國人不得不投資海外,也使得金融保險公司面臨海外投資的巨大金融風險

4.國內房價過於高漲

  國內房價跟不上所得已是這二十年以來的事實,當初陳水扁先生執政時,因為大家對於民進黨執政的不信任,造成房價的下跌與資金的外流,但是陳水扁政府有進行相當程度的政策護盤,到了後來政府時代,藉由兩岸進一步開放為由,放任房價炒作與房價高漲,至今積重難返,試問原來高價購買者,如何能用低價賣出手中持有房屋??這是很清楚的現實。其實房價過高,跟國內金融市場發展遲緩,金融投資管道不足,也是息息相關,為什麼政府始終不能面對國內金融市場發展不足的問題?其實這些都是舊問題,卻始終沒有得到比較好的處理與解決。其實臺北市和新北市的房價高漲,主要是因為中央政府經費的加持,因為這兩地是中央政府機關的主要所在地,因此利用中央政府經費幫忙捷運到各類硬體建設的支出,造成房價飆漲,反觀其他地方,經費都是自己想辦法籌措,自然房價沒有如此驚人的漲幅。

5.國內政治的惡鬥

  國內政治上的惡鬥,只展現出大家都想爭上位,卻沒有人真正想替國家做事情,或者在面對很多困難時,總是考量到選票而退縮,軍公公教的福利限縮,其實與上述三點是息息相關,如果公立大學學費凍漲廢除,公立大學教師的退休金問題可以從學校收取較高額學費慢慢地累積到校務退休基金來處理,公教人員福利,可以從對企業課稅以及金融市場融通來解決,各類道路橋樑興建的不動產證券化進行,也能補足政府投入資金的不足,但是臺灣卻甚麼都沒有做,連高速公路的ETC服務,到最後都是圖利財團,讓財團獲取較多的利益,卻沒有真正替政府帶來足夠多的稅收,那公務人員的薪資待遇與退休,只能完全由政府發行公債,所得稅稅收收入或銀行借款來融通,這些問題的解決本來該用科學化的方式來進行,而不是在現存不合理的制度設計下,去進行現有資源的分配,現有資源本來就是因為制度錯誤而嚴重不足,自然使得大家爭先控後,最後利用選票來影響自身利益的分配,但本來這個收益大餅可以擴大,可以藉由市場自由機制自由競爭來擴大,只是政府始終不敢正視這些長年累積的問題,並且提出科學化的解決方案,當國內資源大餅無法因為制度改善變大,這麼的一塊大家爭奪,最終只是讓國家始終處於無限爭執與相互鬥爭的惡性循環中。

  這些問題,坦白說,韓國瑜,柯文哲,賴清德,甚至是朱立倫都是無法解決的,柯文哲與朱立倫先生所主政的臺北市與新北市的捷運系統是由中央政府補助興建,但是高雄市捷運系統是由高雄市政府自己出來跟銀行協商借款興建,這就是其中的不同!很多時候,政治人物的政績相對好,是因為政府補助款非常多,是因為政府給予非常多的奧援,而不是由地方政府自行籌措,過往臺北市與新北市的建設多,很多都是中央政府的直接資金挹注,而非市長與相關管理人員的經營能力突出。今天蔡英文政府,在民進黨終於取得國會多數的情境下,大力改革國家的弊端,光是立法院通過的立法改進與修正條文,在這短短三年,早已超過過往國民黨或相關泛藍政黨主政超過十五年以上的累積,由此可見,民進黨確實希望能藉由法律與行政命令調整,來幫助國家進步,這些在過往泛藍主導的立法院,我們見到的只是官官相護與行政怠惰而已。

  全民健保不是不能繼續,但收費制度與相關醫療制度必須改變英國,德國和加拿大,在醫療資源的分配與控制上,不是控制藥價與設備或是開刀費用,而是控制總體費用支出,需要進行特定費用高的治療或手術開刀者,必須排隊,政府每年都會管制相關特定手術與醫療的總體支出,除非病人用私人保險來自行支付,否則就是必須排隊,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病人因為排隊不到,而提前過世,但這是唯一節省費用比較良善的方法,否則讓病人使用不好的藥物或是根本沒有藥物可以治療病患,那是非常不對的事情!

  從李先生做總統以後,讓軍公教的福利大幅增加,但是卻長年限縮大學學費上漲,以及限制全民健保保費收入的增加,已嚴重影響市場自由運作功能,新藥與新知識的開發研發費用成本,需藉由健保費用與學費收入增加來幫忙,否則國內教育水準與醫療水準終究是衰敗與落後的。二三十年前的國民黨政府,所推出的各類政治與經濟政策,已經全盤失敗後來的執政者,竟因各類因素無法更改與修正。後來的執政者或因立法院沒有多數,或因自身利益的保障,或因各類政治因素的考量,始終沒有或不敢正視這些問題。要軍公公教的福利好,不是讓政府的負擔變大,而是讓政府的負擔變小才能達成,目前國內個人所得稅稅收佔總體稅收比重過高,對企業徵收稅收嚴重不足,導致貧富差距更為擴大,有錢階級總能找到各類避稅管道,而這些資金最終因國內金融市場發展不足,未能留在國內嘉惠國人,如此的惡性循環,已經導致六年後勞保退休制度的崩盤,也導致蔡英文政府不得不進行軍公公教的年金改革,但真正的問題,仍在於是國內大學學費凍漲,國內全民健保的負擔越來越沉重,以及國內金融市場長期發展扭曲,甚至是國內對創新鼓勵不足,以及大學和研發單位缺乏競爭力等因素導致,這些那些,都是這三十年以來的政府可怕政策與錯誤制度累積所致。任何一個想做總統的人,都該有全盤較好的規劃,最重要的是總統和立法院必須是同一個政黨,且有決心要改革,目前看來,只有蔡英文政府,是有勉強達到這個標準與期望的,其他人,如果只是爭著做總統,卻沒有決心改革,臺灣老百姓將只是繼續受苦不斷內鬥內耗而已!坦白說,二三十年以來中央政府,除蔡英文政府外,真的是做的一蹋糊塗!

  想做總統的,真的得想清楚,真的不要只想做大位,但根本不知道怎麼做,讓國家變好,總統要能協調立法院與公務人員,幫忙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更多的不幸,否則臺灣是永遠不會進步,大家繼續永無止境的抱怨與受苦難而已....

  個人並不反對上述的總統可能候選者,但是經驗是重要的,而是否能真正無私,願意幫忙大家解決問題,這些那些,其實才是大家該擔心的,個人是很擔心韓國瑜先生心有餘而力不足,個人也很擔心柯文哲先生有私心,更擔心賴清德先生一天到晚只會高喊臺獨卻甚麼都不做,更擔心朱立倫先生牽扯不清的政商關係,也擔心有的政治人物有時好像神智不清,未能做出比較好的決策。總之....民主可能對臺灣百姓來說真的太奢侈,或許...我們需要的是...腦袋清楚的獨裁者,甚麼都照著做,很多事情就平順許多,也發展比較好吧!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getable 的頭像
Vegetable

經濟,財務,統計學,數理科學與政治評論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