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there:

  我很討厭政治的,但是我支持我認為對的人,我說過了我是外省家族的第二代,我父親早年還念茲在茲想回中國,當然祖父母晚年回去中國過,後來也從沒有再想回去的念頭!!因為中國那時的親人都跟他們要錢,但很不幸的是我的祖父母很貧窮,所以也沒甚麼好說的!!我說過了,如果您因為我支持蘇先生就如何如何,那我只能說您的格局太小了,畢竟我們都該有自己的信念,我說過我是中國人,我也說過我不支持台獨,但是蘇先生是清廉的人,他的家人不炒作土地與股票,他也不太與人結黨營私,光是這些地方就值得別人尊敬!政治人物該懂經濟與財務,但不代表自己該涉入這些金錢的事情與該有家人買土地與股票做套利,我們需要的總統不該非常有錢,而且那些錢是從廣大百姓的投資中賺來的!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

  我不是很擔心很多事情,如果別人為求自保會如何如何,那就這樣吧!!但是我還是要堅持做對的事情,很多事情倒不是說我一定說的對,但是我想即便是小英或宋先生當選,國家也不一定好,說不定軍公教年終的事情就根本不會拿出來談了,說不定撕裂族群與分裂大家的戲碼就不會在電視上面上演,因為小英與宋先生是不會像馬先生這麼溫和的,而且馬先生知道甚麼不是他能做的,不過馬先生很多時候該做的事情總是以那不是他的權限作為理由,其實也是怕像陳先生一般,如果遇到有理說不清法官跟檢察官,我想到時候好像就變成不知道是甚麼局面,所以馬先生很多事情總是要有充分的理由,他才敢去做,這是台灣目前的窘境,因為我們走向了民主,不再有人願意承擔了,而願意承擔的人坦白說我們也不敢選,因為怕他們濫權!!

  其實回頭想想,不論是小英,不論是宋先生,不論是馬先生,這些人從來都沒有在社會上面生存過,很多人從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有的人到處去兼課,有的人還替別人做投資規劃,如果有家教的機會,不少已經畢業的還會去家教私塾學生!!而馬先生從美國畢業之後就進政府工作了,特考進去的,特考跟高普考是不同的,宋先生也是,小英一畢業就去學校教書,他們根本不知道失業是甚麼滋味;他們如何知道沒錢沒勢的窮小孩是如何生活與生存下去的,而這些人或者因為家境優渥,或者因為有黨政的關係,所以也不需要擔心下一頓飯或是自己的未來該如何,但是我們卻始終活在不確定當中!!從來沒有放棄過人生,考完了美國的很多專業考試,還在繼續進修當中,每年都會多兩三張海外與國內的證照,有台灣一流大學的博士學歷,學校都是自己一間一間考上的,從來都沒有任何人幫過甚麼,當沒有特殊關係能夠幫自己時,被人欺負這個沒錢沒勢的小孩,自己鼻子摸摸捲鋪蓋走人,沒有放棄希望,總是很努力充實自己,有很多很多國內與國外通過率很低很難考的專業證照,但是卻找不到一個穩定能夠發揮自己的長期教育工作!總是對學生說,能上到這個的課是幸福的,因為身為老師的人經歷過很多很多,同時也有相對應的證照與專業化的訓練,總是照著老外教育與學校裡面學到的,替學生作課程設計與課綱的撰寫,總是認真去執行週週有作業或是小考,而每次去上三個小時的課總是花費我十幾個小時做教材與備課準備,即便知道這些都跟研究無關,也無助於自身深入的研究,但對學生的學習卻是非常有幫助的;只是當這一切結束時,還是只有領幾千元,還是必須繼續擔心這些結束後就沒有工作,而自身的專業在這裡得不到相對應的發揮!!

  不放棄地繼續進修,繼續考國內外的證照,繼續花那非常微薄的積蓄去上課去學習,每天繼續睡不飽,每天很可憐的打電話問朋友有沒有臨時或是兼職工作的機會,那就是寫照;即便如此,因為本來就不必期望甚麼,也從來都不期望甚麼,甘之如飴去做喜歡的研究與學習;只是因為沒錢沒勢,所以沒工作,因為沒有特殊關係,所以該死!對此還是甘之如飴!沒有放棄人生,繼續學習與繼續努力,即便對環境再失望,即便對這一切再感到無力,很堅持努力讓弱勢的孩子受到比較好的教育!家人的身體不好,也從未用這些作為藉口,還是憑著自己的努力去完成很多很多事情!!

  很多政治人物本來就是有關係才會坐到這個位置,失業後有人幫忙安排去國立學校教書,事情做不好有人幫忙承擔,很多很多事情我想他是很難想像的,小英與宋先生其實也都是如此的,用各種名義貪污拿政府的錢其實都是不值一提的!但我們卻只能讓這些人出來參選,說來也是我們的不幸,不是嗎?我不知道!!因為一般人只能繼續擔心自己的下一頓飯在哪裡,與我能否有機會發揮自身的專業與專才!但很多事情對上述的政治人物感覺上卻是無比簡單的事情!

全站熱搜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