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先生您好:

  您該知道為什麼有人建議您"事緩則圓",但是您的龜毛個性又來了,只能對您直搖頭!當然知道您一定會在兩年半後準時下班,就此就不管國事與黨事!您將您以為的家醜外揚,如此一來等於是讓自己的黨有點丟臉,當然知道很多事情您總是有堅持,也總是用自己知道的方式來處理,比如奢侈稅,又比如消費券,當然知道您的想法是希望市場不要太過積極交易,所以推出奢侈稅,只可惜歐美市況不佳,大家當時都很害怕,而鄰國中國又拼命印鈔票,很多人拿到了人民幣總想拼命換成美元,但是拿到的美元又沒去處,只好又拿回臺灣堆房地產,所以奢侈稅只能減緩交易,但不能阻止!!又比如您當時發消費券,其實我是真的還蠻愛這個的,現在日子有點難過說,能不能再多發幾次??當然是玩笑話!!

  想跟您說的是,您的年紀也一大把,很多事情真的是"事緩則圓",王先生真的年紀大,很多時候他也有自己的生存原則,您是穿皮鞋出身的,他是穿草鞋出身的,很多事情總難是說誰對誰錯,因為只有這樣,王先生才能生存這麼久,他的同事坐牢的坐牢,槍擊的槍擊,逃亡的逃亡,說來下場都不太好,根據李敖先生的說法,王先生的性情真的有改很多,希望您能多看他的優點,或許能否看看是不是有甚麼轉圜餘地,人家不想失去K黨黨籍,能再次斟酌一下嗎?真的不太知道為什麼您年紀這麼一大把,還在堅持一些很好笑的事情,因為臺灣從來都不是這樣運行的,在您的世界之外,很多很多的事情真的不是這樣,沒有關說與請託,很多的事情是很難很難的,總是靠著人情的相互虧欠與相互幫助,才有很多很多事情能夠運行,說過您從沒到學校或社會上過班,很多時候過度堅持自己,可能最後只好自己離職,這是社會的現實!!所以,能不能就原諒王先生,或是用其他方式來看這件事情?

  人生在世,您可能還有二三十年要活著,總不能說到老了還是這樣,應該要轉轉個性,重新用不同的方式來看這個世界,您只是希望臺灣在您的管理之下,進步一點,再往前面一點,我想在這個前提之下,政通人和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讓法案通過,讓百姓有機會變成大富翁,讓百姓有機會發揮自己的才能,所以稍微替百姓低一點頭,主要是把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優先該做的!!至於用何種方式,其實都是其次!!不要太堅持一些有的沒的,那會讓很多事情沒辦法達到大家期望的目標!

  為了國家,該達到的目標總得要達到,不管用甚麼方法,低頭拜託別人,是很重要的,也是您該學會的,一大把年紀了,不要像小朋友一樣,那樣您跟連老先生和宋先生,又有何區別?您希望的是兩岸的協定能夠通過,您希望的是跟新加坡與後續的國家能夠簽訂類似的協定,這是您的歷史定位,所以要肚量大一點,有時自嘲一下,或許很多事情真的就是"事緩則圓"!!

  我相信您跟王先生之間或許真的有不少的誤解,但是這一切都要靠您自己來解決才行!!要加油了!!我們跟對岸中國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我們重視人權,因此終於在民意的壓力之下,軍隊的司法權回到了正規的法院當中,終於在民意的壓力之下,很多很多以前認為的不合理之處都慢慢得到解決,大家好像忘記了軍隊的司法管轄權力,是在您的任內,剛剛不久才總算得到改變,而在此之間,您既被軍隊眷村的老伯伯責怪過於軟弱,區從民意,另一方面,您又被在軍隊死亡與受害者的家屬責怪,動作太慢,讓她們的心裡面的正義無法伸張,對於這些,沒人是瞎子,大家都見到了!!同樣地,對於公立大學與研究單位的教授特別費,也是處理到大家都很怨恨,反正牽扯到私人的利益,大家都覺得自己沒有錯誤,錯的都是別人,只要是覺得被礙著了,都以為那是不對的,自己才是對的,說來也是令人搖頭!!

  對與錯,其實大家應該平心靜氣去想,很多人或許以為這樣那樣就沒有飯吃,所以本來就該如何如何,當然這樣的想法應該以不違法或是不違背良心為界線,只是其實很多很多的問題,存在的時間都是數十年之久,到您的任內一點一點都浮現出來,而您也是想辦法嘗試去解決,或許不盡如人意,但總是個解決的起點!!如果大家很不滿,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了,畢竟希望跟對岸有生意往來,讓百姓都能安居樂業有發展,讓大家都能人盡其才,終究是一個政府該做的事情,大家希望制度透明能被監督,但是遇到跟自己的私利與私欲有關的事情,卻又希望政府不要動用法律跟該有的監督,讓自己無利可圖,說來也是荒唐,因為那樣就會造成非常不公平的現象!而您盡一切可能維護軍公教的權利,也盡一切可能盡力要求軍公教幫忙國家,這些大家也都見到,說您是獨裁,說您因為沒有朋友所以不能也不會好好治理國家,多少說明了那正規體系的軍公教跟原來的制度是無用的嗎?這些長年建立起來的制度都過時該廢除了嗎?如果真是這樣,那是不是軍公教就該大幅度的瘦身,到時造成更多社會上的失業,這些一天到晚怪東怪西的人該負責嗎?

  很多時候,平心而論,這麼多人心中有不滿,其實也都能體會,甚至想說的是自己心中也是有很多不滿意的,自己也是待業的人,但這個環境就是這樣,這個環境就是沒辦法讓有具備特定專長與能力的人,能夠找到適所的工作,能夠有發揮與創造自己的機會,唯一能做得當然只有不斷自我充實與等待,唯一能做的當然只有靜靜地繼續努力下去,難不成跟著這些人胡搞瞎搞到處抗議??畢竟社會中如果有相當多的人能夠藉著這些貿易上的協定而有所發展是重要的,如果因此讓少部分的人必須承擔這些苦,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都能獲利,終究還是要堅持做下去的!!

  凡事但求心安,如果真不能盡如人意,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但是我得提醒您的是,公義跟國家百姓的福祉,如果要您在這裡面選擇,您要選擇哪一個?還記得當初即便一開始您很贊成紅衫軍的抗議,您到最後也不是很贊同紅衫軍,因為到最後有點失控以後,您就非常反對,還記得當時您的理由嗎?因為當公義跟國家百姓的福祉是有衝突時,您必須選擇後者,但是別忘了,雖然當時您放棄了公義,公義並未因此遠離,後來陳先生還是替他的老婆跟小孩做的事情負起責任,至今仍算是被監禁當中!!

  如果王先生真的有很嚴重的違反關說事件,終究會有相關的利害關係人出來指控他所做的不公不義,夜路走多了終究會遇到鬼,因此我希望您能放下心中對這件事情的不滿意,站在國家百姓的福祉上面做決定,當然如果您還是堅持王先生做的是不對的,那您該做的只有繼續調查下去,將所有的人事時地物都蒐集清楚,然後透過法律的程序來展現王院長的不對,在此之前,您該做的就是繼續跟王院長就國家大事的層面繼續接觸,當然您也可以透過其他人跟他接觸,或者要求洪秀柱委員直接代替王先生出席所有的會議,直到調查清楚關說的事件,如果真的誤會一場,那您就勇敢跟王先生道歉,如果真的有查到關說的情境,那就訴諸法律跟百姓說明您原來是對的,請王先生自請辭職!大是大非應該是這樣解釋的,當然如果您以為王先生真的是錯的,您也必須提供充分的證據再說話,那是生為法律人的基本學養,必須提出證據說話,因此就得繼續深入調查!在此之前,如果您覺得不妥,那就繼續跟法院提出抗告,如果抗告輸了,那就先這樣,但是還是不要停止繼續調查您所堅信的事情!

  還是要提醒您,外資堅信這個國家絕對會幸福的,因為外資在這次新興市場撤退當中,對於美系的外資來說,臺灣的金融市場跟南韓美國是屬於同一個等級的,他們堅信我們是個高度民主的國家,能夠有智慧讓國家繼續進步,能夠從很多很多的爭執當中去從中去學習;我不是K黨黨員,我是D黨的,但是我堅信您是相對清廉的,我也堅信您是相對笨拙與愚蠢的,但是我堅信您能夠從這些愚蠢跟笨拙中去成長,我相信您或許也有您的小奸小惡,我也相信您希望很多時候您的下屬也能透過這些機會成長;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您相對很多事情上面,到最後衝突的很多時點,您會在公義與國家百姓福祉兩者做選擇,而且一定是以國家百姓福祉做為選擇,因為不做好就會生靈塗炭,也對不起全世界的外資對您的信賴,相信經過Harvard大學訓練出來的博士必然有其智慧,能夠用自己的方式去替百姓解決問題!!

  所以我還是要求您,先將跟王先生的爭論放一邊,追求自己的歷史定位,先將與中國的服貿協定完成,再來就是跟新加坡簽好FTA,讓我們成為東協十加四,爾後在跟美國談TPP等其他的FTA,就像您當初很自豪的說,跟全世界簽了很多很多的落地簽證一般,那才是您目前該做的!!在公義與百姓的福祉之間,您該選擇的是百姓的福祉,即便要您跟魔鬼共舞,只要您不將靈魂賣給魔鬼,在百姓的福祉為重的前提下,您是能夠犧牲個人生命,成就國家百姓的幸福的!!那才是您該做的!!

  另外最終不成,就倒閣解散國會重選,但是那對服貿協定的推動是無濟於事的!否則就請別人彈劾您,然後上憲法法庭去解釋這一切,如果您堅持自己是對的,只是這樣曠日廢時,同時也無濟於目前服貿協定的通過,因此站在公義與國家百姓福祉之間,您應該選擇國家百姓福祉!!

全站熱搜

Vegetab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